77号调查丨背着“父母离异+留守”的标签 11岁的她把情绪藏心里

叶锡挺 
2018-05-30 09:53 24017
面对同学和面对大人是不同性格,1元零花钱攒3次买一支笔,这是开化县林山乡中心小学11岁的诺诺到目前为止的人生。
不能决定自己命运,不能决定自己的生活,更不能决定自己能不能见爸爸妈妈,她唯一能决定的是自己的学习,她也付出了百分之百的努力在把自己能决定的部分做好。
父母离异且在外打工,在家里,爷爷奶奶就是“爸爸妈妈”,诺诺的学费、生活支出都需要爷爷去外面挣来。这样的生活,让诺诺什么情绪都藏在心里,用“不知道”搪塞外人的提问,用沉默来伪装内心、自我保护,11岁的孩子背负得太多。
父母离异对她的打击太大了,离异后父母丢下她不管,她的自我保护意识更强。

诺诺在洗自己的衣服。

在大人面前她很安静

在同学朋友中却是孩子头儿

从开化县城到林山乡,山路又窄弯道又急,犹如诺诺的人生,非常坎坷。
昨天下午1点多,记者来到林山乡中心小学,午休时间,却没有一个孩子在外面打闹。这里100多个学生,几乎都是留守儿童,诺诺是其中一个。
诺诺上四年级,教室在学校三楼。坐在座位上的诺诺出了汗,看上去像刚疯玩过,很多同学围着她,这和记者之前获取的“她沉默寡言”的信息完全相反。
“她的学习好,班上排第一第二的,学习非常自觉。”诺诺的英语老师郑金花拿着刚测试完的试卷告诉记者。
“自强自立”是老师对诺诺的印象,“这可能和她的家庭有关系。父母离异,原本就是留守,再加上这层关系,她的内心波动是非常大的。”诺诺三年级时候的班主任张卉涛说,“她确实比较‘霸道’,但也是这两年的变化。”
在记者、老师、大人面前,诺诺就是一个完全不说话、很安静的小姑娘,但在同学和朋友中间,她却是一个孩子头儿。原因在哪里?“是自我保护意识,不想被周围的人看不起。尤其是父母离异对她的打击太大了,离异之后,父母丢下她不管,让爷爷奶奶带,她的自我保护意识更强。”张卉涛说。
性格上的大变动并没有影响诺诺的学习,这点无论是老师还是带她的奶奶都比较欣慰,基本每门学科的成绩都在80分以上,这在留守儿童居多的学校算拔尖了。
从诺诺5岁开始,爷爷奶奶就承担起了她的教育和生活开销。

离异的父母在外面打工

奶奶说“他们都不管诺诺了”

林山乡中心小学下午4点05分放学,每天进山的中巴车有4趟,诺诺只能赶最后5点的一趟车。时间还比较充裕,诺诺没有离开座位,而是拿出作业做了起来,完全没有受周围吵闹环境的影响。
5点,中巴车准时到了学校门口,车上的诺诺完全就是另一个人,坐在最前排,对后面的小朋友“指手画脚”,非常活跃。
诺诺的家在山顶,是老式的土瓦房,屋子很暗,但诺诺的奶奶并不舍得开灯,只有诺诺做作业的时候,她才过去把台灯打开。奶奶说:“我和她爷爷一手把她拉扯大,要是我们不在了,真的不知道诺诺要怎么办。”说着说着,奶奶的眼泪下来了。
虽然诺诺的房门关着,但记者能听到诺诺也在哭,只是没一会儿,屋子里又没有动静了。
“诺诺的爸妈离婚前就在外面打工了,离异后还是在外面,只不过他们都不管诺诺了。”奶奶说。
记者了解到,从诺诺5岁开始,爷爷奶奶就承担起了她的教育和生活开销,直到今年,诺诺的爸爸付了600元的学杂费。“生活费?没有的,从来没有的,学费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奶奶说。

诺诺学习很好,“自强自立”是老师对她的印象。

会把奶奶给的零钱攒起来

攒3次买一支笔

诺诺的生活和学费,全靠爷爷去山上做零工,伐木、运输等,而奶奶家里养着猪,勉强能把这个家维持起来。“诺诺是懂事的,这点我很欣慰,从来不问我要零钱买吃的。”
不过,奶奶还是会给诺诺零钱,一般是1元钱。
“诺诺,1元钱买什么吃的呀?”记者问从房间出来的诺诺。
“奶奶给我3次,我就会买笔;给我10次,我就买个好看的笔袋。”这是诺诺第一次认真回答记者的提问。
在诺诺的房间,书本、笔袋、书包都是新的,和房间里的老式床、柜子格格不入,“笔袋、书包都是二年级的时候买的。”诺诺说。
两双鞋子、三件衣服,这是诺诺的生活用品,很多都有些泛黄。“不冻着就可以了,没多的钱给她买啊。”奶奶说。
“我不知道。”这是记者问诺诺任何问题基本能得到的“统一”答案。诺诺的情绪很难从表面看出来,藏得非常深。

“不知道”想不想爸妈

一个被撕掉的标签上写着“苦”

诺诺的家里,昏暗又有股臭味:奶奶为了养家,在厨房后面养了一头猪。
“这个味道不难受吗?”记者问。诺诺抬起头,反问:“为什么会难受?很正常啊,下雨天更难闻,习惯了。”
每天回到家,洗完前一天的衣服,帮奶奶煮好猪食,诺诺就开始做作业,做完后自己洗澡。和诺诺慢慢熟悉后,记者忍不住想知道更多,“想不想爸爸、妈妈?”“爸爸好还是妈妈好?”……
“不知道”“不知道”……诺诺连回答了四五个“不知道”。
“妈妈平时会来看你吗?”记者换了种问话方式。
“会的,妈妈要带我走的。”诺诺刚说完,奶奶插了一句话,“带她去玩,还是会送回来。”
“真的吗?”记者追问,“是不是想妈妈呀?”
“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诺诺又回答。
记者了解到,离婚时,诺诺是判给父亲的,但父亲和母亲后来又各自组成了一个家庭,各自生了一个儿子。从奶奶的话里可以感受出,对于诺诺这个女儿,他们其实都不是很想管。
“诺诺,你觉得自己的生活怎么样?”记者问。
“不知道。”诺诺说着,拿起已过期的牛奶要喝,被记者阻止了。
在一个老式衣柜被撕掉的标签上,写着“苦”“诺”两个字,这是诺诺写的。“诺诺,心里苦吗?”记者问。诺诺没有说话。
临走时,诺诺对记者的笔记本和手机很感兴趣。“我什么时候能有这些?”她问。
“读书,好好学习,争取考上大学靠自己生活,不要让爷爷奶奶那么辛苦。”记者和她说。诺诺点点头,若有所思……
编辑:王悦丰 来源:浙青网-青年时报

网友互动

我要评论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加载更多

推荐阅读

  1. 仁和再推地,地价不到万元,或为下一个刚需承载地? 4246

  2. 拆迁租房已4年 参与11个楼盘摇号,萧山“土著”辛苦摇号记 4112

  3. 出租期房东转让房屋,过户后买方要求租金归自己所有,合理吗? 4065

  4. 市中心老破小置换朗诗·乐府合适吗?丨楼市智囊团“你问我答” 4032

  5. 传递正能量!在浙大团委书记沈黎勇的影响下,学生中85%团员成为注册志愿者 3115

  6. 90后导演花了6年时间把生活垃圾拍成部定格动画,并入围金爵奖 2700

  7. 突发!今天上午九堡直街一男子从4楼坠落身亡! 2352

  8. 胃肠肝等器官挤到了肺边上,刚出生女婴就被气管插管送上救护车 2335

  9. 浙江一“老赖”明明有钱却拖欠460万借款,3年里被拘留11次…… 2278

  10. 浙产东海电影打造首部中非共同体题材作品《莫语者》! 2218

关注我们

长按二维码关注青年时报微信

新闻热线:0571-28111111

征订热线:0571-85061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