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爱吾师·上城篇】她说:家庭和学校手心手背都是肉,哪个都割舍不下!

回首学生时代,你可能不记得某个学科的任课老师,但最忘不了的一定是你的班主任。
周宇琪 沈芳蕾  2017-09-11 09:45 A+
9月8日下午,在上城区庆祝第33个教师节总结表彰大会上,8名一线班主任获得集体表彰,被授予上城区教育发展基金会荣誉班主任“红梅”奖。记者了解到,这个专门颁给班主任的奖项已经设立了好多年,要获得这个奖项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要求中学教师担任班主任年限需满22年,小学教师担任班主任年限需满28年。也就是说,获奖者的全部青春都奉献给了班主任工作。
上周三傍晚,当记者联系上8名获奖班主任之一——戴兰英老师时,她正在学校组织班上初一新生听一场讲座。
约好见面时间后,第二天早上6:30,记者来到杭州市清河实验学校,想进一步了解戴兰英老师的日常工作。
“上城区许多班主任的工作都是这样的,我非常普通,只是他们当中的一分子,真的没什么值得拿出来讲的。”采访过程中,这是戴老师与记者说得最多的一句话。

任教29年她习惯于把控时间

15分钟的晨读课她看了17次手表 

一提到戴兰英,学校保安师傅立马竖起了大拇指:“戴老师每天早上6:45之前肯定已经到学校了,从来没有迟到过。”
早上6点39分,初一(3)班的教室里已经亮起了灯光,戴兰英一溜小跑,看到4名早到的学生已经安静地坐在班里整理作业时,她感到很欣慰。“早上好,孩子们,咱们进班第一件事应该把窗户打开通通风。”紧接着,她转过身,拿起粉笔在黑板上布置好当天英语晨读的任务——复习前一天课堂学习的单词和音标。
戴兰英是一名初中英语老师,从1988年参加工作至今,已经足足有29个年头了。值得一提的是,今年也是戴老师当班主任的第25年。
记者第一眼见到戴兰英,只见她梳着干练的马尾,身穿一袭正红色的连衣裙,脸上的朴实笑容给人印象很亲切。“因为今年带的是初一新生班级,开学第一周最重要的就是让孩子们适应初中生活,并养成自主学习和自主管理的习惯。”戴老师告诉记者,学校规定班主任老师早上7:20必须进班级,但自己总会把时间往前调半个钟头。家住城东的戴老师每天早晨5:50就得起床出门,之所以每天那么早到校,是因为班上很多孩子的家庭比较特殊,家长由于工作原因没时间照料,不得不让孩子提早到校。“作为班主任,我必须得第一时间进班级管理学生,已经习惯了。”戴老师笑着摆了摆手。
早上6点50分,趁着学生打扫教室卫生的间隙,还没吃早餐的戴兰英赶忙前往学校食堂垫一垫肚子。三下五除二,她随便扒几口很快就用完餐了,对我说道:“你慢用啊,我去班上看看学生,一会儿孩子们到齐了要组织课代表收作业了。”说罢她起身又向班级跑去。
早上7点40分,学校铃声响起,晨读正式开始。
戴兰英拿出一叠音标卡,带领学生们回顾昨天的英语课内容。短短15分钟的晨读时间里,记者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从领读到拼写,再到给学生布置默写练习……戴老师前前后后共低头看了17次手表。与学生习惯性地看手表,想看看距离下课还有多少时间不同,戴老师的看表习惯是为了更好地把控有效课堂时间。
“孩子注意力集中的时间是有限的,在有限的课堂学习时间内,把握好学生的学习规律,合理分配和掌控好教学时间是至关重要的。”晨读结束后,戴老师小心地扶正戴在腕间的手表:“其实,这块手表也是我丈夫和儿子的一番心意。”说到这儿,平时做事麻利、目光坚毅的戴兰英,眼中流淌出一丝温柔。

曾经忙到把亲生儿子弄丢

她说:班上的学生也全是我的孩子 

在戴兰英的办公桌上,记者看到2个相框,一个是她儿子5岁时的照片,另一个是摄于2012年的一张全家福。拿着老照片,戴兰英觉得一切历历在目。
“你别看我儿子现在已经大四了,高高大大的,在他小的时候跟着我吃了不少苦头,甚至我还把他弄丢了……”回想起当年事,戴兰英还十分懊悔。
记者了解到,当年20岁的戴老师被分配在家乡温州市永嘉县张溪乡中学,担任初一年级班主任,并任教2个班的英语。由于永嘉县境内多山地,地形复杂且山路崎岖,张溪乡中学又正好位于一座山的山顶洼地,戴兰英上班少不了翻山越岭。
由于丈夫常年在部队工作,聚少离多,考虑到既要管理班级又要照料刚出生的儿子,戴兰英便带着儿子一起住在了学校教工宿舍。
一天清早,戴兰英起床去管理班级早读,见1岁的儿子还在熟睡,便心想着过一会儿再回来喊他起床也不迟。可没想到,当天早晨因为班级事情琐碎繁多需要处理,戴兰英直到第一节课下课她才猛地想起儿子还一个人躺在宿舍。于是心急如焚的她赶忙奔向宿舍,可哪知儿子早已经不见了踪影。在学校里里外外找了好几圈后,戴兰英在学校边上一个农户家中找到了穿着背心短裤的儿子。因为正值深秋季节,天气转凉,好心的农妇还给孩子裹上衣物,细心地照料。
“现在那对善良的老夫妻已经80多岁了,每一年回老家,我都会带上儿子前去登门探望。”戴兰英说,不管是对儿子还是对学生,她都会告诉他们,知恩图报是做人的本分。
“好在儿子从小与同龄孩子相比都要成熟懂事不少,换作别的孩子,光是把他险些弄丢的事情,都要把我记恨死了呢!”戴兰英打趣说,自己能够一直当班主任,这与儿子和家人的支持与理解是分不开的。
因为爸爸不在身边,戴兰英的儿子小时候经常看到妈妈晚上拿着铁皮手电筒照明和防身,直到现在儿子都有一个特别的习惯,那就是在戴兰英出差的行李箱里塞一把手电筒,并提醒妈妈外出注意安全。不管是这把寄托亲情的手电筒,还是那只买给妈妈把控时间的手表,在戴兰英的眼里,儿子给予的一切爱和理解,都是自己坚持做好班主任工作的最有力支撑。
“儿子和学生都是我的孩子,我就是他们的妈妈,家庭和学校,对我而言都无法割舍,手心手背全都是肉。”记者看到,戴兰英的眼中满含坚定,她说只要学校需要,只要她还干得动,她都愿意一直做孩子们的班主任,且无怨无悔。

●链接 

为了更好地发挥名师辐射效应,上城区先后在普通学校挂牌成立了19个“特级教师工作室”、20个“名师工作坊”,这样一来,名师可以在校直接招收年轻“徒弟”,把所在学校的教研工作带动起来,也让每所学校都有丰厚的名师资源。
不仅如此,在上周五上城区庆祝第33个教师节总结表彰大会上,区委副书记、区长金承涛不仅对上城教育工作给予高度肯定,还对上城教育发展提出了更高期许,表示要尽全力支持教育事业发展,通过“关爱教师十大行动”,继续加大教师专项人才经费投入,逐年提高教师待遇。
更让上城老师们振奋的是,区委、区政府同时发布了《关于进一步加强教师队伍建设的实施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尤其是教育人才奖励方面,都很有分量。
比如,引进具有较大社会影响力的名校长以及符合《杭州市高层次人才分类目录》规定的A类人才,采取一人一议的方式确定人才专项补助金额;引进符合《杭州市高层次人才分类目录》规定的B/C/D/E类人才,分别给予100万元、80万元、60万元、40万元的人才专项补助,特殊情况下,也可以采用一事一议的办法确定补助金额;对通过杭州市高层次人才分类认定的各类人才,按照“杭州市人才新政27条”的规定予以资助或奖励……
《意见》中提到的“补助”,都是在杭州市给予补助的基础上,上城区所做的额外补助。
除此之外,上城区今年又增设“君子兰”奖,上城区教育发展基金会一次性奖励30万元;还把“金桂”奖的评奖范围做了新的延伸,包含师德楷模,教学能手,科研标兵,交流教师,体艺、科技指导教师,基金会分别奖励5000元;再加上原设的“米兰”奖、“红梅”奖、“银桂”奖,基金会分别一次性奖励10万、5万元、3000元,就构成了完整的上城区教师奖励体系。
“这些奖励和补助,绝不仅仅是一种物质上的激励,而是一种荣誉,是对老师们为上城教育奉献的肯定。”上城区教育局党委书记、局长项海刚说。
编辑:王悦丰 来源:浙青网-青年时报

推荐阅读

  1. 单天成交额突破1.68亿,中国婚博会惹火杭城! 1554

  2. 下周杭州天气回暖,经过这些道路时司机要注意了! 1408

  3. 杭州一女子骑车被大货车撞翻在斑马线上,事因双方都抢道! 1283

  4. 曾因身材自卑的她们如今成了网店模特,未来想成立大码模特公司! 1005

关注我们

长按二维码关注青年时报微信

新闻热线:0571-28111111

征订热线:0571-85061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