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像 | 回家的面孔

丁小妮50岁(左一)、聂宝仪 1岁(左二)、曾令勇51岁(左三)、罗海东53岁(左四)、吴桂英47岁。回湖北黄冈麻城,他们一起在温州的一家电子厂工作已有三年。一家人十分和气,脸上洋溢着回家的喜悦。

丁小妮50岁(左一)、聂宝仪 1岁(左二)、曾令勇51岁(左三)、罗海东53岁(左四)、吴桂英47岁。回湖北黄冈麻城,他们一起在温州的一家电子厂工作已有三年。一家人十分和气,脸上洋溢着回家的喜悦。

龚香娃65岁(左一)、李四虎40岁(左二)、李朝念夕3岁半(左三)、胡艳琴34岁。回湖北襄阳张家集,李四虎来杭州将近20年,是一名服装制版员,妻子跟着他来杭州也好多年了,平时主要负责在家照顾孩子和母亲。“明年小孩就可以上幼儿园了。”李四虎说,他准备让自家孩子在杭州上学。

龚香娃65岁(左一)、李四虎40岁(左二)、李朝念夕3岁半(左三)、胡艳琴34岁。回湖北襄阳张家集,李四虎来杭州将近20年,是一名服装制版员,妻子跟着他来杭州也好多年了,平时主要负责在家照顾孩子和母亲。“明年小孩就可以上幼儿园了。”李四虎说,他准备让自家孩子在杭州上学。

阿力子夫48岁(左一)、勒尔日火39岁(左二)、柳日木37岁(左三)、马古子46岁。四川昭觉县柳且乡人,四兄弟来杭州一个月,做电梯楼。虽然只与杭州相处了一个月,但在我问他们来年是否还会来杭州时,他们笑着表示非常愿意。

阿力子夫48岁(左一)、勒尔日火39岁(左二)、柳日木37岁(左三)、马古子46岁。四川昭觉县柳且乡人,四兄弟来杭州一个月,做电梯楼。虽然只与杭州相处了一个月,但在我问他们来年是否还会来杭州时,他们笑着表示非常愿意。

虞晓君25岁(左)、池荣威25岁(右),来自重庆。这对小年轻在大学毕业后就开始从事软装工作,到现在已经有两年了。在他们的行李中除了拉杆箱,还有一把吉他,池荣威告诉我说他平时在自学吉他。

虞晓君25岁(左)、池荣威25岁(右),来自重庆。这对小年轻在大学毕业后就开始从事软装工作,到现在已经有两年了。在他们的行李中除了拉杆箱,还有一把吉他,池荣威告诉我说他平时在自学吉他。

刘相华58岁,来自义乌,在杭州卖佛手为生。“平时有生意就卖卖佛手,没有生意就做点零工。我是社会最最底层的人,没有文化,谢谢你们愿意关注我这样的人。”他说。

刘相华58岁,来自义乌,在杭州卖佛手为生。“平时有生意就卖卖佛手,没有生意就做点零工。我是社会最最底层的人,没有文化,谢谢你们愿意关注我这样的人。”他说。

陈金凤48岁(左一)、李吉粉43岁(左二)、姚舜刚45岁。来自昆明曲靖,同为老乡的三人在家具厂上班。

陈金凤48岁(左一)、李吉粉43岁(左二)、姚舜刚45岁。来自昆明曲靖,同为老乡的三人在家具厂上班。

张荣升52岁,来自安徽淮北,来杭州第一年,平时在工地做零活。

张荣升52岁,来自安徽淮北,来杭州第一年,平时在工地做零活。

进入候车大厅,乘客熙熙攘攘。在候车大厅里,除了客流外,还有许许多多相对固定的人员,他们是武警战士、医务人员,还有各种服务保障的志愿者,他们为了让返乡客走稳走好,送去了一份份杭州人民的温情。
我仔细打量这些返乡客,他们一个个都穿着整洁,仿佛都是出行的游客。当年那种民工返乡的情景荡然无存。细细看这些返乡客的表情,他们大多满面春光、嘴角上扬,心情都不错。这也许是即将归乡而带来的喜悦;也许是这一年里,他们收获了许多!
随着春节越来越近,杭州火车东站将迎来节前客流高峰,在外学习、工作、生活的异乡人携带大包小包陆续返乡,形状各异行囊装着对家乡和亲人的思念和问候,还装着团圆的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