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号调查 | 摸黑游西湖,你们要这么拼命吗?

记者 姚梦卿 实习记者 孙胤豪 须侯旻惠 
2019-08-14 10:14 39094
酷暑难耐,游泳是许多杭州人避暑纳凉的首选。
在杭州,钱塘江、西湖、运河等大小水域不少,可是,却没有一处是官方认定可以游泳的。不过,记者通过连日的调查发现,还是有为数不少的人偷偷地去户外游泳。
◆他们多为被泳池“高门槛”限制的中老年人
◆他们知道自己这个行为不对才“低调出游”
◆他们期待杭州能设立季节性户外游泳场所
◆多部门回复:暂无公开水域符合经营性游泳场所要求

现象

多处水域成了游泳乐园

半山留月潭:游泳爱好者结伴前来

“这里是不允许游泳的,不少人却偷偷下水,不仅有碍观瞻,自身安全也无法保障啊!”近日,市民钱先生拨打12345市长热线反映,在半山国家森林公园的虎山公园内的留月潭,总是会有五六个人几乎每天结伴来游泳。“男女都有,基本上是中老年人,劝都劝不住。”
从虎山公园到留月潭,步行要十几分钟。深青色的潭水上面漂浮着许多白色浮沫和枯枝烂叶,岸边竖立着“水深危险 禁止嬉水”的指示牌。可这一切,并不妨碍5个结伴而来游泳的人。

半山公园警示牌。

记者与他们交谈中得知,他们都是游泳爱好者,最年轻的50多岁,年纪最大的也不超过70岁。“之前我们是在龙山水库游泳,那里不让游了以后就来这里游了。”一名姓许的女士告诉记者,他们从前年开始就来留月潭游泳了,有时上午来有时下午来。“其实我们也知道这里不允许游泳,但也没什么其他地方能让我们露天游泳了,我们只能低调行事。”

正在桥上换衣服的游泳者。

记者提起安全问题,他们觉得不是问题,有的人还做过救生员,也会自备游泳气囊等安全保护设备。

在留月潭游泳的人。

西湖苏堤:凌晨3点游泳者陆续出现

凌晨3点的西湖,没想到因为游泳者的陆续到来已变得热闹了。
在苏堤北入口处,竖着一块“水深危险 请勿戏水”的警示牌,记者看到,着泳装的人陆续地出现了。在压堤桥附近,二三十名游泳者已经在聊天了,桥南边的路旁停放着20余辆自行车。在一座凉亭内,记者看到有好几个老人在换衣服,袋子、衣物都散乱地堆放在地上。

离压堤桥几百米的警示牌。

在岸边亭子里换衣服、拍照的游泳者们。

4点20分,天开始蒙蒙亮,来游泳的人络绎不绝。平静的水面逐渐热闹起来。记者发现,四五十人同时在西湖里游泳,从他们花白的头发来判断中老年人居多,下水半个小时左右上岸离开。

凌晨4点,准备下水的西湖游泳者。

一名“经验丰富”的游泳者告诉记者:“时间差不多就得上岸了,等天亮了就有人来巡逻,到时候被抓到要罚款的。而且次数多了,总归是难为情的咯!”

西湖边准备上岸的游泳者

记者“蹲点”发现,5点左右游泳者陆续上岸离开,5点半左右,水面上几乎看不见游泳者的身影了。

艮山运河公园内:贴沙河不能游了就来这里

环城东路上贴沙河,曾经是很多市民偷偷游泳的地方。“先锋护河队”的队长徐惠芬告诉记者:“以前,每年夏天到贴沙河游泳的人特别多,三四十人中,七成以上是老年人。”
这几天,记者到附近转了一圈,并没有发现游泳者。有知情人士告诉记者,贴沙河整治游泳垂钓等行为之后,原先在贴沙河游泳的人都“转移”到了附近艮山运河公园内的池塘游泳。
果然,记者两次在傍晚时分来到艮山运河公园,面积大约2500平方米的池塘内,均有二三十人在游泳,一半以上是头发花白的老年人。

艮山公园岸边三三两两聊天的游泳者。

岸边竖立着两块“水深危险 禁止嬉水、游泳、钓鱼”的警示牌,但游泳者告诉记者:“这边没什么人来管的,放心游好了。”
游泳者的随身物品,就堆放在旁边的长椅、花坛上,岸边仅有的一个公共厕所常常被游泳者用作更衣室。有的游泳者排不上队,甚至在室外借着睡袍、浴巾的遮掩,旁若无人地换起了衣服。

艮山公园里的游泳者。

“池塘边缘都是浅水区,但池塘中央很深的,有两米多深嘞!水底又很滑,不会游泳的话最好别到中间去。”有游泳者还好心地提醒记者。

为何中老年人是户外游泳的“主力军”

从记者采访中看到的情况来看,户外游泳的“主力军”是中老年人。
在接受采访的老人中,大家都提到一点,不爱去游泳馆是因为对老年游泳者设置了“门槛”,即年龄有限制且要出示体检报告。新凯特游泳馆,将80岁以上的老年人“拒之门外”,70岁以上的老年人需要在有人陪护的情况下才能入池游泳;杭州游泳馆要求70岁以上的老年人出具半年内的体检报告,以获得有效期为一年的游泳证;包玉刚游泳场要求60岁以上的老年人必须持本人身份证和一年内的体检报告到场,还需要签订承诺书和责任书,并记录紧急联系电话,若是70岁以上的老年人办理30次卡时,还要在家属的陪同下进行申报,共同签订承诺书和责任书,至于80岁以上的老年人,包玉刚游泳场规定,必须有监护人(子女)按1:1比例陪同进场,陪同的监护人负有监管责任。
据了解,游泳馆这些要求的设定,主要是考虑到老年人身体条件的特殊性。“若在游泳过程中出现了人身意外或损失,游泳馆可以免除责任。”
对此,杭州市体育局巡视员漆宪忠认为,游泳馆对老年游泳者提出的这些要求还算合理的。“游泳虽然对身体有益,但同时也是一项高危运动,早在几年前,游泳就被国家体育总局等多部门列为第一批高危险性体育项目之首。”
浙江医院康复医学科副主任、副主任医师黄雄昂说:“游泳是一种有氧运动,对心肺功能而言锻炼价值较高,但游泳在水下运动中属于强度比较高的体育项目,对游泳者的要求也相对较高,对身体素质比较高、心肺功能比较好的老人推荐游泳,不过年纪大的最好有人陪护。”因为老年人游泳时确实易发心脑血管等方面的疾病,也容易引发中耳炎、鼻窦炎、红眼病、眼结膜感染等方面的疾病,再者,游泳池消毒水含氯对老年人的皮肤来说,刺激性比较大。

疑问

杭州能设置户外游泳场所吗

市民希望有合法的户外游泳场

在采访中,也有一些喜欢户外游泳的人问记者,为啥杭州有西湖、有钱塘江等多处水质不错的水源地,却不规划几处地方开放作为户外游泳场所呢?
“游泳池人太多,每年夏天,泳池内就像下饺子一样,人太多,手脚施展不开来,而且有些还是在学习游泳的小孩子,对我们来说实在不方便。”在苏堤采访时,好几个游泳者说,泳池水中,消毒水味道太重了,闻着不舒服,而且他们也担心对皮肤有一定刺激性。
也有人说:“户外空气好,水质也好,比泳池游得更舒服。像西湖,景色还优美呢。”

艮山公园禁止游泳标识。

也有个老人说,早在二三十年前,钱塘江曾季节性开辟过游泳区域,为何现在反而不让游泳了呢?“我们这一辈的人,能坚持到现在游泳的,都是小时候在户外游泳游惯的人,真心不习惯现在泳池内游泳。我也蛮想知道,每年都搞横渡钱塘江的游泳活动,为啥钱塘江就不能在夏季的日常设置区域给大家游泳呢?”
也有年轻的市民说,很羡慕一些城市有海滨浴场之类的户外游泳场所。季节性开放一些户外场所,既能够满足市民的需求,也是一项很好的季节性旅游项目,“说实话,杭州目前的游泳场馆并不多,而且分布区域也不平衡,这不是刚好作为补充吗?”

杭州无公开水域符合游泳场所要求

漆宪忠说,他们每年都会听到这样的民声,也多次与相关部门做了大量的调查论证,最后得出的结论是,以目前杭州的户外水域条件来说,实在是找不到合适的地方。“公共自然水域游泳在全国都是一块‘禁区’,没有任何一个城市鼓励甚至开放公共自然水域游泳,也没有这个条件。”漆宪忠解释,“游泳被列为高危运动,相关规定都只限定在游泳场馆内,而公共自然水域不在范围之内。公共自然水域游泳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无法明确安全责任,并且任何一个部门和单位都无法承担、也承担不起相应的责任。”
同时,记者也了解到,2018年,浙江省市场监督管理局制定了地方标准《经营性天然水域游泳场所服务规范》,对选址、水质、卫生和配套设施等各方面都作出了明细要求:“水底与岸边地质适宜,不应有树枝、树桩、礁石等障碍物和污染物,岸边100米以内不应堆有污物或存在渗透性污染源”“水源经过检验且达到Ⅲ类水质”“不得在源头水保护区、饮用水水源保护区以及法律法规规定的其它禁游区域内”……
漆宪忠说,目前杭州所有的公开水域都达不到这个标准。
因为钱塘江是杭州饮用水源、贴沙河是杭州饮用水的备用水源,从保障市民的饮用水安全来说,游泳、洗澡、垂钓等显然不合适,而且针对饮用水源的保护也有相关的法律法规,违者可以处罚50元。

擅自偷偷下水游泳有着众多危险性

浙江省水利河口研究院教授级高级工程师郑敏生告诉记者,户外水域游泳场所最怕出现水草等物缠住手脚,水下温度不均衡引发抽筋等情况。钱塘江的江道、地形等情况比较复杂,江底隐藏着大量的抛石、钢筋笼等杂物,容易形成局部的小漩涡。
“另外钱塘江潮水汹涌,潮水来的时候,水质也会发生很大变化,很容易发生意外,安全很难得到保障。”杭州市钱塘江防潮安全管理协调小组办公室科长金晓剑告诉记者,近几年,因为江道变化和水温等原因,钱塘江下游的滩涂也越来越多。而滩涂多为江底泥沙沉积而成,出现潮水时,滩涂就像沼泽一样内部松软,人踩在上面很容易陷下去,这也是钱塘江最危险的地方。“浅水区在低潮位时看上去风平浪静,实则暗流汹涌,一旦涌潮到来,潮水瞬间就会涨上来,水流速度也会变得非常快,在水中游泳的人往往逃脱不及。”

刚在西湖里游完泳,正在拍风景的阿姨。

同样的,西湖也存在着危险。西湖是泻湖,四周浅、中间深,不同水域的水深不同。湖底的淤泥虽然从原来的五十厘米左右降到了二三十厘米,但仍然有成年人小腿高度,“吸人”的危险性仍然存在。杭州西湖风景名胜区管委会水域管理处办公室负责人钟敏告诉记者,他们曾以问卷形式发放过《西湖文明健身行动意见征集表》,结果显示,90%以上的受访者都不认可在西湖里游泳的行为。“大部分市民都认为西湖作为宝贵的文化遗产,大家过来是欣赏美景的,在西湖游泳对景观是一种破坏,而且在岸边换衣等行为也十分不雅观。”

态度

管理难,总归还是要管的

劝说还是主要的方式

一说起自己管辖的水域中有市民偷游泳,这些水域的管理执法部门甚是“头疼”。有人说,尽管相关法律法规都规定了这些水域中游泳要被处罚,但是处罚的金额在200元以下,罚款起来有难度而且效果也不大,为此,在日常执法中,他们还是以“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劝说为主。
杭州市防潮办在钱塘江沿线设立了许多广告牌、警示牌、宣传标语、隔离网等防止人员随意攀爬下江的物防设施,还有“喊潮队”在堤上巡逻,并对下江人员进行劝离。此外,沿江还安装了上百个监控摄像头,如果发现下江人员也方便进行及时劝阻和撤离。

游泳者在西湖里合影。

钟敏说,他们也通过体育局、冬泳协会等组织劝说游泳爱好者不要去西湖游泳,并且加大了巡逻执法的力度,总体上来说情况已好转了。尽管依然还有一些市民会找管理的空当,但是,管理的力度并未松懈。他给了记者一组数据:2015年至2018年,针对擅自游泳行为的行政处罚有297起,罚款共计14640元,教育劝导214人次,擅自游泳者签署的自觉承诺书有108人次。但2019年截至目前,针对擅自游泳行为的行政处罚只有42起,罚款2100元。
贴沙河两岸安装了透明玻璃围栏后,违法游泳的人几乎无处下水了,那么西湖是否也能够效仿呢?钟敏说,几乎没有可以借鉴之处。因为西湖是开放性的景区,如果西湖6.38平方公里一圈都设立围栏,游客就无法欣赏景色了,这与“还湖于民”的理念和世界遗产地的要求都不符合。
另外,杭州市体育局也表示,为了让喜欢游泳的市民有地方游泳,他们也在加大泳池的建设工作。今年要新建游泳池6个,目前已完成2个。

【77号调查】

出自杭州市中河北路77号青年时报社,目的是在繁杂的新闻讯息中帮你挑出那些你最感兴趣的话题,以一群青年人的视角发现青年问题,通过青年观察,阐述青年观点。它可能只是身边的一点小事,但见微知著。
它可能触动了社会神经的某种痛觉,但痛定思痛。它也许就点燃了寒冷冬天里的一盏小灯,但我们最终的希望是,它能引领青年力量。
编辑:孟泓颖  来源:浙青网-青年时报

推荐阅读

最新热点 一周热点 一月热点
  1. “爱祖国、向前冲”诗画浙江青年景区定向赛暨“游学浙里、践行传承”思享会启动 52674

  2. 突发!杭州一外籍乘客开车门,将一骑电瓶车男子撞飞7米远…… 10626

  3. 西湖区北山街道:服务群众坚守初心,健康科普勇担使命 10546

  4. 70家国同梦 | 杭州塘栖修建了披檐廊道,百姓笑称生活幸福指数大幅提升 10024

  5. 12年如一日,他们让南浔火魔难寻! 7038

  6. 第十三届文博会来了!杭州图书馆首次参与,带了一大波免费福利 5744

  7. 听,来自远古的风,浙交携交响乐《良渚》亮相国家大剧院 5556

  8. 助力体育产业发展,“点火加油”体育引擎,第3届体育产业领军人物评选正式启动 5262

  9. “不止音乐节”定档,朴树、痛仰、二手玫瑰、后海大鲨鱼燥动整个秋季 5257

  10. 扫张发票就拿贷款?浙江小微企业有福了,支付宝上线贷款新功能 5247

关注我们

长按二维码关注青年时报微信

新闻热线:0571-28111111

征订热线:0571-85061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