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号调查丨禁止网络销售的烟草上线不少外卖平台,未成年人借此轻松购烟

叶锡挺 
2018-04-12 09:54 20959
近日,有家长向记者投诉,自己17岁的孩子通过一款名为“领趣”的代购平台轻松买到了烟,询问之后发现,孩子在网上买烟已一年多了。
当实体经济插上互联网的翅膀,商品的传播和销售率迅速增长,与此同时,一些在线下被禁止向未成年人售卖的商品,却能通过互联网轻松获得。烟草就是其中之一。
向未成年人卖烟,各种法律法规可以说是三令五申禁止的。其中,《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规定,任何人不得在中小学、幼儿园、托儿所的教室、寝室、活动室和其他未成年人集中活动的室内吸烟;《中华人民共和国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规定,任何经营场所不得向未成年人出售烟酒。但记者调查中发现,不少外卖或代购平台,利用监管空白直接或间接向未成年人提供烟草,外卖员、商家、买家更是私下里形成一条销售链,让监管难上加难。

修改关键字逃避监管

在美团、饿了么、百度外卖均能轻松买到烟

未成年人通过外卖平台真的很轻松就能买到烟吗?记者连日来进行了调查,发现美团、饿了么、百度外卖等三家市场份额最大的外卖平台,确实均能轻松买到。其中,美团外卖能直接在平台上搜到“烟”商品并购买,饿了么和百度外卖则能通过代购的形式买烟。相同的是,这些平台均不会对购买者的身份进行核实。

三大外卖平台代购烟的情况普遍,基本都修改关键词逃避监管

 

美团外卖上

不少网店修改香烟品牌

躲避敏感词监管

记者打开美团外卖,定位在“意盛花苑”,搜索关键词“烟”后,跳出不少专营烟酒的商行,大致范围在5公里内,其中一家名为“茗品烟酒”的将烟列为“吸”的商品类目,售卖的种类有二十多种。为了躲避敏感词监管,该店将各种香烟的品牌进行了修改,比如把利群的名称改为“软长利”“阳光利”“钱塘利”等。

三大外卖平台代购烟的情况普遍,基本都修改关键词逃避监管

记者选择了两种烟进行购买,能成功下单,购买过程和平时点外卖没有任何差别,下单后商家立即进行配货,并没有向记者进行身份信息的确认。
随后,记者修改了十余次定位,基本都能在美团外卖上搜到“烟”的商店,相关商家和“茗品烟酒”一样,都修改关键词以逃避监管,但店铺显示的图片都很清晰,一眼就能看清烟的种类。

饿了么、百度外卖平台

搜“火因”就能蹦出“烟”

很多商家提供代购烟服务

而在饿了么、百度外卖平台,虽不能直接搜到“烟”的商品,但包括美团外卖在内,均能通过代购的形式买到烟,且不会确认身份信息。
在饿了么平台上,一家快客便利店将香烟代购设在“找不到的请备注”类目,上写“免费代购,备注什么烟,到付!”记者看到,近几天共成交了21单。
百度外卖平台上的世纪华联德胜店,则把香烟代购列在首个“热销”类目中,将“烟”字改成“火因”,并备注“代购商品火因请拍一个,留言需要什么品牌”。

在美团外卖上搜“吸”,就能跳出卖烟的商铺

在饿了么、百度外卖、美团搜索代购发现,这个渠道是最安全也是最快捷的,记者尝试了几家代购,在不用进行身份确认的情况下,均能轻松买到烟。
提供代购烟服务的商家,基本都把烟拆成“火因”作为关键词,大型超市和连锁便利店只有个别可以代购烟,售烟的商店主要集中在小的商家,比如,记者在百度外卖上搜索代购,跳出来的多是“星仪综合商店”“乐园零食”“民喜综合商店”等小型超市。
在美团外卖上,一些小的商家除了将烟分类名改为“吸”“草”“火因”外,还将烟草划入打火机、扑克牌、生活用品等类目里,熟客一下子就能找到。

领趣APP几乎零监管

成未成年人网络买烟“好去处”

在这里甚至不需要规避敏感词,商家更不会问购买者任何身份信息。注册用户在没有任何生日信息的情况下,照样可以下单成功。

已有两年烟龄的16岁职高生说

“想断掉我的烟路不可能”

对于在平台上卖烟,美团、饿了么、百度外卖的自查力度也不小,在这种压力下,很多小商家下架,但记者调查中发现,很多下架的商家并没有放弃线上市场,而是转战相对较小的线上平台继续售卖。这其中,一款叫“领趣”的APP成为不少小商家新的“安身”之地。
“通过‘领趣’就能买到(烟)啊,很方便的,比点外卖还方便。”近日,记者来到位于宁波慈溪的一所职高,读一年级的小陆这样告诉记者。16岁的他已经有两年的烟龄,他说,网络这么发达,想断掉他的烟路是不可能的。
在学校,小陆的烟友有好几个,“放假的时候,我们一般在小店里买,没有人管,其他时间我们就通过线上代购。”
小陆说,他们在饿了么、美团、百度外卖都试过,“开始蛮简单的,我只要说我18岁了都能拿到。不过后来很多小的店都下架了,我们就找其他平台。要买还是能买到的,只是我们选择买起来相对更容易点儿的。”
小陆强调,学校是不允许点外卖的,所以他们只能通过代购的形式下单,然后和外卖员沟通送的形式。他说,试过几个小的平台,经过比较,就固定通过一个叫“领趣”的APP进行烟草代购。

这里甚至无须规避敏感词

商家也不问购买者身份信息

根据小陆提供的线索,记者下载了领趣APP,打开该APP后发现,它是一个专业代购的平台。输入关键词“烟”进行搜索,在记者所在的3.4公里范围内,月成交量有348单,配送费用10元起步。换一个定位再搜索,显示的月售单量更多。
通过这个平台,未成年人能更容易买到烟,因为在这里甚至不需要规避敏感词,当然,商家更不会问购买者任何身份信息。
记者随后致电领趣客服,表示有未成年人通过领趣买到了烟草,质疑平台的监管。
“用户注册的时候需要填写身份,我们会进行核实,其他后续,我们并没有核查年龄的机制或者措施。”客服表示,“如果有未成年人买到了烟,我们希望家长能多监督,这个和我们平台没有关系。”
那么,领趣真的会对用户身份进行核实吗?记者进行了注册,发现没有生日信息的情况下,照样可以下单成功。

外卖员、商家、买家私下形成销售链

让监管难上加难

首次线上下单后,外卖员去拿商品,就此和商店老板建立联系,未成年人此后再通过外卖员买烟,这是比较常见的销售套路。

“未成年人”加价10元后

外卖小哥爽快答应帮忙代购香烟

烟草的需求不小,但奇怪的是,无论是直销还是代购,各平台上显示的月成交量并不多,这是为什么?记者进行了暗访。
“能不能把烟送到××路××号,不过我还没有成年,可以吗?”记者通过代购,和外卖小哥小陈取得了联系。
“不行,我们有规定,不能向未成年人卖烟。”小陈拒绝。
“加钱可不可以?”记者说。
“10块,不通过平台,但要等我下班的时候过来,现在没时间。”这次,小陈爽快地答应了。
晚上9点左右,记者见到了小陈并进行了交谈。小陈说:“平台查得严,尤其卖烟给未成年人是禁止的,所以很多人选择私下代购,这也是平台上显示月售不多的主因,实际数字其实要多得多,只是没有通过平台,更不会在平台上显示。”
小陈私下接触的代购香烟的客户有二十多个,“也有学校读书的,未成年人好几个,杭州管得严,他们很难在实体店买到烟,所以才找代购。”小陈透露,每单能赚10至15元。

进行一次线上买卖后

此后直接通过外卖员到店里拿烟

记者连日来走访了几家在外卖平台上直接提供代购服务的商家,对于代购烟草的事情,他们大多三缄其口。不过,位于环城北路的星仪综合商店老板告诉记者,线上的买卖都是“一次性”的,之后客户还需要,就会通过外卖员到店里拿烟。
“未成年人?很多店都卖(给未成年人),为什么不能网上卖?”对于向未成年人售烟,老板觉得很正常。
据调查,在这个外卖员、商家、买家私下形成的销售链中,商店老板也会给外卖员一定的跑腿费,但由于这些费用并没有形成“行规”,而且每个外卖员或商家对接的客户不同,所以尚不能明确其中的利益有多少。
根据记者对这些商店的了解,线下的交易量要远远大于线上的,更为重要的是,他们不会从中将未成年人区分开来。

获取难度和监管力度有关

四五线城市代购更容易

记者发现,未成年人获取烟的渠道大致相同,只是获取的难度各异,这和监管的力度有关。
在杭州几所职高,接受采访的学生们说,从外卖平台或其他网上平台获取烟草的难度并不小,“外卖员没空给我们送,学校也管得严,我们只能通过其他渠道,不过总是弄得到的。”今年16岁的小程说,“而且包裹是学校代签的,这种方式买烟就是找死。不过,出了学校就会简单很多。”
这和记者在慈溪采访时了解到的情况大相径庭,一位外卖小哥说,这是因为小城市管得松,“无论是学校还是相关方面的监管上,大城市肯定要严很多。”

外卖平台说会加大监管

但截至昨晚违法商家仍在“营业”

对未成年人通过外卖平台买烟草,相关平台怎么说?
饿了么公关人员回应称,平台没有售卖烟草资质,更不能向未成年人销售,发现一家会下线一家,如果消费者发现有售卖烟草的商家,投诉之后他们会立即进行处理。
对代购的情况,该工作人员表示,平台会设置一个规定,如果收件人是未成年人,外卖小哥须拒绝将烟草交给对方,不过她强调,“如果是跑腿的话,后面的交易过程平台和商家是没有利益关系的。”
美团的公关人员则回复,不会在平台上卖烟,另外,针对所有上架商品,会通过不断累积更迭敏感词的自动抓取和人工排查,防止部分商家通过不断变换“暗号”“备注”等方式违规上架香烟。
不过记者看到,此前举报的能直接售卖烟草的商家,截至昨晚发稿还能正常打开和下单。

●记者追问

打擦边球的代购和跑腿

怎样才能被真正“管住”

监管难——这是记者采访下来最大的感受。大多平台表示,“代购”行为不算网络销售,另外,商家、未成年人、外卖员的私下交易没有在线上进行,平台方也无法监管。
另外,香烟销售源基本都是有资质的商家,代购或跑腿就是打了个“擦边球”。也就是因为这点,监管起来很麻烦。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是外卖平台的监管部门,不过,该局的职能只是对平台上售卖的食品、药品的质量进行监督,并不涉及平台的经营类目。
记者查看了2016年7月20日实施的《烟草专卖许可证管理办法》,该条例第四十条规定,除了取得烟草专卖生产企业许可证或烟草专卖批发企业许可证的企业依法销售烟草专卖品外,任何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不得通过信息网络销售烟草专卖品。可以由此确定的是,美团外卖上能直接搜到的卖烟信息都是违法的,但代购的情况呢?
记者致电12313浙江省烟草专卖品市场监督举报电话,工作人员表示,网络平台代购烟草目前并没有明确说法,“网上卖烟肯定是不允许的,向未成年人售烟更是违法的。”
编辑:许林 来源:浙青网-青年时报

网友互动

评论: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加载更多

推荐阅读

最新热点 一周热点 一月热点
  1. 看《知否》买牛仔裤、看《三生三世》买大米:影视剧衍生品成了剁手党的“新坑” 13488

  2. 今年浙江春运大军达1.38亿人次,“快速补证”拯救忘带身份证的你 10883

  3. 杭州一女子离家一个月,回来发现除了房子没拆,所有家具都不翼而飞 5434

  4. 一年报假警68次,杭州一醉汉“如愿”进拘留所 5368

  5. 妙龄女子在网吧半夜上厕所,一蹲下竟发现门外有男子偷窥…… 5334

  6. 聊天内容藏猫腻,杭州一小伙买了包“跳跳糖”竟摊上大事…… 5280

  7. 萧山一男子隔三差五与豪车刮擦,获赔1.5万元却被警方抓走 5210

  8. 杭州首家服装、纺织主题酒店,诺阁雅落子四季青! 5156

  9. 医美界大咖齐聚!全球中小企业联盟主席武尔夫来杭参访芯美昕 5152

  10. 女版丰子恺!杭州82岁老奶奶创作手绘新年挂历,献礼“建国70周年” 3220

关注我们

长按二维码关注青年时报微信

新闻热线:0571-28111111

征订热线:0571-85061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