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号调查丨现在的年轻人还读书吗?

张晶 王亚琪 陈思维 
2018-04-23 10:06 20424
俗话说,书中自有黄金屋。在智能手机普遍,微信、微博、游戏丰富的今天,年轻人还读书吗?读什么书?在今年的世界读书日到来之际,记者通过在杭高校图书馆、浙江图书馆的图书借阅数据,对青年人的阅读情况进行了调查。
调查显示,传统的纸质阅读数量在下降,但电子阅读等在增加。从书籍的分类看,年轻人热爱的书籍不再仅仅崇尚传统经典书籍,推理科幻类小说、电子信息类实用和厨艺旅游类书籍更受大家的喜爱。
省图书馆馆长褚树青表示,阅读口味的转变不一定是坏事,“读者是真正的评判家。选择自己喜爱的书阅读,也是能真正获得阅读乐趣的方法。”

下沙高校生均年度借书6册

相较以前有差距但没呈断崖式下降

“你现在还读书吗?”就这个问题,记者在下沙四所高校进行了采访。学生大多说“读”,书籍的获得方式除了去图书馆借,也会通过当当或淘宝买。
浙江财经大学的学生小赵说,基本上都会买电子书,这样随时都能看。至于看书的数量,他有些不好意思:“一个月都看不完一本,主要事情太多。”
杭州各高校图书馆去年的数据显示,外借图书生均在6册左右,最高的一所高校生均9册。一所高校图书馆的老师说,这与以前生均10册以上的年代差距较大。
中国计量大学图书馆党总支副书记郎杰斌说,数字阅读的普及分流走不少读者,但挡不住真正喜欢看书的学生。他以该校去年的学生借阅量为例说,借书量排名前十的学生,年度借阅书籍达125册,其中最多的借了300余册,相当于将近每天看一本书。
陈琳是杭州电子科技大学图书馆馆长。大学毕业后一直在学校图书馆工作,工龄近30年。她说,互联网的发展丰富了阅读方式,从学校图书馆的借阅量来说,纸质图书借阅量下降明显,但如果加上电子书的阅读量,虽总体上与早几年比有逐年减少趋势,但并没有断崖式下降。

文学类书籍借阅率高

日本作家东野圭吾的作品很受欢迎

郎杰斌说,文学类书籍最受师生欢迎,占总借书量的30%左右。《天体》《天才在左疯子在右》等书都在最受欢迎的榜单中。
浙江财经大学2017年度借阅量排行前十的图书中,三分之二以上是文学类书目。以去年上榜的书籍为例,柴静的《看见》、毛姆的《月亮与六便士》等都在榜单上。
这几年,各校图书馆都会对师生上一年度的借阅书籍进行大数据分析。
记者在中国计量大学、浙江财经大学、浙江工商大学、杭州电子科技大学2017年图书馆大数据阅读报告上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尽管各校课外阅读前十的榜单各有不同,而且呈现出学校文理专业的倾向性,但有一个作家的名字,却如同“霸主”一般牢牢占据各校榜单中,他就是日本作家东野圭吾。
中国计量大学借阅最多的10本图书中,东野圭吾的《白夜行》《解忧杂货店》名列第2位与第6位;浙江财经大学最受读者喜爱的图书TOP5中,东野圭吾的《嫌疑人X的献身》排名第4;浙江工商大学最受欢迎的图书TOP10中,东野圭吾的《白夜行》排名第1位;杭州电子科技大学的年度图书借阅排行榜上,《嫌疑人X的献身》排名第5。
“东野圭吾已连续好几年上榜单了。”浙江财经大学图书馆的一位老师说,2015年东野圭吾的《分身》就登上了该馆年度借阅榜前三。
郎杰斌说,仅今年一季度的借阅量排名前七的书中,东野圭吾的作品就占3部。

网络图

分析

推理科幻类小说为何那么受欢迎
大学生热评东野圭吾作品
想象力丰富 心理细节到位 “烧脑”
浙江农林大学的郑同学,绝对是东野圭吾的小说粉。
小郑说,第一次知道东野圭吾,是看了东野圭吾的作品改编的影视作品,“他的小说改编的影视作品很多,而电影电视的传播效果要远远高于书本。”在这些小说中,最令小郑印象深刻的是《秘密》。小说讲述了一家人出了车祸,妻子丧命,之后妻子借女儿的身体复活。小郑说,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当妻子习惯用年轻的身体生活后,丈夫开始变得神经质,怀疑妻子会离开自己重启人生,“虽然这一段不算很短的情节,书里也用了一些篇幅来铺垫缓慢推进,但我真的非常喜欢,能看出作者的想象力非常丰富。”
小郑说,“东野圭吾的小说虽然节奏较慢,但抖包袱很过瘾,心理细节拿捏到位,而且日本作家很善用意象,善于通过文字塑造氛围表达情绪。”
“我喜欢看推理小说,东野圭吾的小说紧张刺激,所以我特别喜欢。”浙江大学的熊同学说,也看其他作家的悬疑小说,但最喜欢的还是东野的作品,还会推荐给室友。
在浙江工业大学的余同学眼中,东野圭吾的小说构思缜密,真实,人物塑造丰满,“能够满足我们工科生的阅读口味。”
郎杰斌说,也发现学生特别“粉”东野圭吾,为此他与学校阅读会、文学社的学生交流过,学生们说,东野圭吾的推理小说很“烧脑”,刺激而有趣,剧情又以温情为主,能让人产生共鸣,“这位作家的写作水平确实高,而且作品营销做得好,不少拍成影视作品后又会带来一波阅读量。”

网络图

阅读环境的改变
也促使推理科幻类小说吃香
东野圭吾的作品不仅在高校学生中受欢迎,在浙江图书馆同样如此。根据省图书馆阅读数据,2017年度各国文学TOP30榜单中,东野圭吾一人就占据了21席,其中《解忧杂货店》连续三年摘得该榜单榜首。在2017亚马逊中国年度纸质图书畅销榜、Kindle年度付费电子书畅销榜中,该书也分别摘得冠军和亚军。
事实上,不仅是东野圭吾的作品,推理科幻类小说这个门类正越来越受欢迎。查阅豆瓣读书的图书标签可以发现,排名较前的几本推理小说评价量都相当高。截至撰稿前,《白夜行》有229982人评价,《嫌疑人X的献身》有162253人评价,《福尔摩斯探案全集》有49888人评价,《东方快车谋杀案》有41335人评价。
近两年由推理小说改编的电视剧、电影也非常红火。比如,《余罪》改编自常书欣的《余罪:我的刑侦笔记》系列,第一季豆瓣评分8.2,第二季7.2。紫金陈的《无证之罪》、雷米的《心理罪》、丁墨的《他来了,请闭眼》等也纷纷被拍成网剧、电影。东野圭吾的作品更是在影视圈吃香,据不完全统计,东野圭吾至今创作的90多部作品中,已有近20部被中国的制作公司买下包括电影、电视、网剧、游戏、舞台剧等在内的多种版权。
调查过程中,俞月丽也发现了这一点。在浙江省图书馆一个“你挑书我买单”的U书快借项目里,读者荐购的图书中,侦探、悬疑、推理类小说占据年度榜单的第2位,“有1157本推理类小说由读者荐购进入了我们的馆藏。”
推理小说家蒋话说,现在的读者与以前不一样,什么好玩的都见过了,“日本的动漫、欧美的漫威……在这样的环境下长大的孩子们兴趣敏感点是很高的,很难轻易抓住他们的目光。这时候一些高刺激的、情节紧张的小说便受欢迎起来。”
另外,在这个被电脑、手机、游戏充斥的世界,推理、悬疑类小说也是占优势的。“举个例子,余华、麦家、莫言等作家的作品文学性较强,但很难在你的手机阅读APP里长久存活,因为当你坐地铁、去医院挂号、吃饭排队的时候,不可能静下心来看。”

说法

阅读口味的转变不一定是坏事
让读者与书籍结缘
看爱看的书才能获得阅读乐趣
在浙图的各个榜单中,中国当代小说作品榜单是平均借阅量最高的。但从2017年的数据来看,排名前20的除了第1名《平凡的世界》总借阅次数372次、第9名《贩罪》170次、第14名《三体.Ⅱ,黑暗森林:典藏版》122次、第17名《余罪:我的刑侦笔记》119次外,其余均为言情小说。总体而言种类单一,大多被推理、悬疑类小说和言情小说占据。
接受采访过程中,俞月丽也说了自己的一个“委屈”:浙图的意见箱曾收到老读者的投诉,为什么要买这么多“没营养”的书?“他们说的是言情、玄幻、推理等通俗文学。事实上,我们这些年在这些书的购买数量上是很平稳的,但不可否认的是,这些通俗文学恰恰是流通率最高的部分。”
褚树青也表示,这当中有一个误区:“刚刚推出U书快借,也就是‘你挑书我买单’项目时,就有不少人觉得有问题。他们认为一个图书馆的购书应该是有体系的,怎么能将选书的权利全权下放到读者手里?但事实上,图书馆的馆藏分为两类,一类是保存本,一类是流通本。你不能完全按照学术价值或文学价值去买书。我们是公共图书馆,公共服务就是要以满足社会需求为导向的。”
褚馆长特意强调了读者选书的自由。“每一代人有每一代人的活法。我还记得‘50后’‘60后’还曾为‘80后’担忧,但现在‘80后’照样成长得很好。你不能说一个人不看《红楼梦》就一点品位都没有了,推理小说通俗文学就没营养。就算是经典名作,有一部分也是有很强的时代局限性的,你得允许‘时过境迁’后文坛‘各领风骚’,不用强迫读者非得去读名家名作。我们所要做的只是担当读者与书籍间的‘结缘者’,把一些好书的信息展现在读者面前。读者是真正的评判家,只要是在社会的道德范畴之内,就去选择你真正爱看的书吧,这也是能真正获得阅读乐趣的方法!”

●读书日,高校谈阅读

如何培养学生阅读中国经典书籍的兴趣
高校图书借阅排行榜上
外国作家作品占比高
从阅读数据看,现在大学生的阅读喜好已不再走传统的经典路线,尤其喜欢外国作家的书。村上春树、加西亚·马尔克斯、卡勒德·胡赛尼等外国作家也分别出现在了几所高校的借阅排行榜上。其中,在浙江工商大学的图书借阅排行榜上,外国作家所占的比例非常高,前十名有八人是外国作家;在中国计量大学的排行榜上,外国作家也同样占了大多榜位。
为何更喜欢外国作家的作品?学生们的说法不一。有的说,读起来轻松有节奏感,不像中国作家的作品那样拖沓,而且符合当下的年代感;有的说,情节就像身边事,有亲切感,能够真实地了解国外的风情习俗;也有的说,外国作家的作品脑洞大开、思路奇特,而且逻辑缜密、注重细节,这是不少中国作家做不到的。
读书的范围越广越好
但会引导学生多读经典
浙江财经大学图书馆馆长吴利群说,对于本科生的教育,现在提倡的是通识教育,“读书的范围越广越好,这样可以拓展他们的宏观视野,提升综合素质。当然,不建议只读个别种类的书籍。在学校,我们要做好引导工作,但不能扼杀他们的阅读兴趣。”
陈琳也是这样认为的。她说,2016年推出的全国首家“你选书,图书馆埋单”的“芸悦读”服务,也是鼓励大家多读书、读好书。虽然这几年师生通过“芸悦读”购入的书籍还是以小说为主,但她们并不阻止,同时,图书馆每月都会推出不同的阅读主题,将馆藏书籍推荐给师生,“比如,上个月霍金去世了,我们推出了霍金的《时间简史》《宇宙简史》等一系列与物理相关的书籍;去年《人民的名义》电视走红,我们推出了一期与廉政主题相关的书籍。“推荐的主题读物就放在二楼进馆显眼处,从效果来说还是不错的。”
创新选书方式
让学生知道什么书有用
郎杰斌说,也在想方设法提升学生经典阅读的兴趣,包括与学生读书社团合作,开展经典赏析,邀请话剧指导老师与学生分享经典作品的人物刻画、艺术表现,推进校园经典阅读潮。也在尝试用科普讲座、作者进校等方式浓厚校园阅读氛围,“每年多次组织学生现场选荐活动,到新华书店图书展示中心,在丰富的新书氛围中扩展学生的阅读视野,通过这样的选书方式,让学生能够知道什么书好看、对学生有用。同时开展阅读与心理健康专题书目推荐,围绕这个主题,定期展示新生学业规划指导、人际交往指导、创业规划指导等书目,促进阅读与学校人才培养有机结合。”

【青年观察】

抽个时间静下心来读本好书

在网络发展的当下,在竞争激烈的当下,能够有时间静下心来读一本书,对于年轻人来说似乎成了奢侈的事儿。
以压力相对较小、时间相对较“闲”的大学生为例,他们阅读纸质书的平均数量是每人每年6本。尽管这个平均值并不难看,但与没有互联网“干扰”的年代相比下降幅度不算小,况且其中还有年度读书近300本的“读霸”所作的贡献,还有因作业、论文而“被迫”阅读的数量。
图书馆所做的统计同时显示,外国文学作品更受当代年轻人的喜欢,而就内容来看,无论是高校图书馆还是社会图书馆,外借量最高的是推理悬疑类小说和言情小说。不是说读这些书不好,他们的存在自有道理,比如说增加年轻人的想象力,提高年轻人的情商,让年轻人跟着文学作品了解国外的风俗民情等,但是,仅仅只读自己感兴趣的一两类书,对年轻人来说眼界太窄、情怀太小。
读书要读好书、读经典,这样才能丰富自己的知识,培养自己的远见,开阔自己的胸怀,才能做一个真正“胸藏文墨怀若谷,腹有诗书气自华”的新时代青年。

【77号调查】

出自杭州市中河北路77号青年时报社,目的是在繁杂的新闻讯息中帮你挑出那些你最感兴趣的话题,以一群青年人的视角发现青年问题,通过青年观察,阐述青年观点。它可能只是身边的一点小事,但见微知著。
它可能触动了社会神经的某种痛觉,但痛定思痛。它也许就点燃了寒冷冬天里的一盏小灯,但我们最终的希望是,它能引领青年力量。

 

编辑:王悦丰 来源:浙青网-青年时报

网友互动

我要评论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加载更多

推荐阅读

最新热点 一周热点 一月热点
  1. 包下西湖边3000平!昨晚杭州IT男七夕向长腿川妹子求婚 5195

  2. 51岁女子半个多月来一起身站立总会头晕……这个病很多人不知道,但十分凶险! 2253

  3. 时光重回胶片时代,最近有一大波时尚达人在西湖边“咔咔咔”拍不停 2072

  4. 化身“邮差”只为送上一纸录取通知书,这所高校校长、书记很暖心 2068

  5. 中茶博首次引进韩国陶艺大师茶具作品展,看申铉哲讲述“时光如莲” 2036

  6. 浙江一企业发布一款智能衣架或改变未来生活 2016

关注我们

长按二维码关注青年时报微信

新闻热线:0571-28111111

征订热线:0571-85061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