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号调查 | 垃圾分类,别只是说说!

记者 叶锡挺 汤晨阳 实习记者 韩中美 文 记者 周一豪 实习记者 方成吉 摄 
2019-07-16 09:35 41747
随着上海实施史上最严垃圾分类措施,“垃圾分类”成为时下最热门的词。对“垃圾分类”,杭州市民自然不陌生——早在2000年6月,杭州就被确定为全国试点城市之一。今年6月28日,在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公布的到2020年底要基本建成垃圾分类处理系统的46个重点城市中,杭州又榜上有名。
那么,作为全国垃圾分类方面的积极分子,起跑较早的杭州,这方面工作做得到底怎么样?记者连日来从垃圾产生和处理的源头、中端和末端入手进行了调查,发现相关情况并不尽如人意,每个环节都有大大小小的问题,导致最终倒进垃圾清运车内的垃圾并不“纯洁”。而造成这种情况产生的原因,有居民的习惯,有流动人口的管理问题,也有垃圾清运员的“渎职”……
从随手一扔到认真分拣后再扔,想让全城形成垃圾分类的习惯,19年还远远不够。

●走访地点:社区

几乎人人知晓垃圾要分类,但乱扔情况仍普遍

小区人口密集,产生的垃圾种类最多,因此,杭州垃圾分类试点工作首先从这里下手。这些年,很多小区在推动垃圾分类方面有不少“金点子”,比如实行积分制换取生活用品、垃圾袋实名制、餐厨垃圾就地处理等。但实际运行中,仍存在不少问题。

哪个离得近、哪个空就往哪里扔

“其它垃圾”桶里剩菜剩饭很多

近日,下城区天水街道屏风苑小区在小区内建了一个小型垃圾分类房,设有三个投放口,一个用于丢易腐垃圾,另外两个用来丢可回收垃圾。但据记者观察,这个垃圾分类房并没想象中“受宠”,分类情况更是不尽如人意。
晚上6点多记者来到屏风苑小区,看到很多居民趁饭后散步时间把垃圾带下来扔。虽然新的垃圾分类房就建在小区要道上,但大家更喜欢离它不远的两个老垃圾桶,首选是往那里丢,且无论桶的颜色,哪个空就往哪里扔。没多长时间,这两个垃圾桶就装满了。
也有不少居民会往新垃圾房里扔,但当“易腐垃圾”的桶满后,很多居民毫不犹豫,无论手里是什么垃圾,都往写着“其它垃圾”的垃圾桶里丢。

居民在丢垃圾

记者往“其它垃圾”的桶里看了一下,刚靠近,就有一股浓浓的馊臭味扑鼻而来。垃圾桶里塞满了各色塑料袋,有菜市场里常用的绿色袋子,也有专门装其它垃圾的黑色垃圾袋。垃圾袋里,除了有饮料瓶、果蔬皮等,最多的还是剩菜剩饭以及骨头、蛋壳等。天色暗沉下来后,垃圾清运员来到这里,看到这种情况后很不开心:“这都分的什么,让我多一份活。”

居民在丢垃圾

见记者在拍照,这名工作人员抱怨说:“还不如以前的黄桶、绿桶,至少空间大。”
说话间,一名大伯拎着一袋垃圾,看也没看,随手就丢进了标注着“可回收垃圾”的垃圾桶内。
“垃圾分类?有的,我们每个月都要去社区领垃圾袋的。”谈到垃圾分类,这名大伯说社区有宣传,而自己是否按照宣传提倡的方式丢垃圾,他似乎并不在意,“没有强制,好像是这样。”

分类垃圾房(桶)几乎形同虚设

要改变几十年的扔垃圾习惯很难

不只是屏风苑小区,在杭城其他不少小区,记者也发现,分类垃圾房和垃圾桶几乎形同虚设。
垃圾分类这么多年,如果不设专人专岗去管,基本起不到应有的作用,这点其实许多社区工作人员心里都清楚。
“我们社区很早以前就推广垃圾分类了。我们想了很多法子,但不是所有居民会买账。”松木场社区一位工作人员说,“我们社区在三个点设置了垃圾分类屋,沿体育场路还有分类垃圾桶。”
从沟通中记者了解到,老小区中,三四十岁的上班族还比较好沟通,有些六七十岁的大伯大妈则比较困难,“倒不是说他们不愿意或是态度不好,只是几十年日子过下来,都没有垃圾分类这个概念,总想着垃圾么丢到垃圾桶就好了,要让他们建立分类习惯很困难。”

居民在丢垃圾

下午6点多,年近80岁的张奶奶提着垃圾袋慢悠悠走向垃圾桶。“我眼睛花了,小姑娘倒是常常说垃圾分类,你看看我这个样子怎么分。”说着,老人将垃圾袋扔进了离她最近的黄色垃圾桶内。
位于市区的小区在垃圾分类上尚存很多不足,远离市区的小区情况更是糟糕。
7月8日傍晚,记者来到位于三墩镇的新星社区。该社区内由白金公寓、金帝花园、新星小区等住宅区组成,每个小区都放置有分类垃圾桶,记者向值班的社区工作人员询问垃圾分类情况,该工作人员不以为然地表示:“分不分最后还不都是扔进一辆车里?”
社区工作人员“随意”,小区内的情况更是不容乐观。新星小区1幢外,当黄色和绿色垃圾桶都满了后,居民随手就将垃圾丢在了桶外。记者向社区工作人员反映,得到的答复是:“会有人收的!”而对居民没垃圾分类意识,他表示也很无奈,“很多居民领垃圾袋的时候特别积极,但让他们垃圾分类,很难。”

●走访地点:沿街店铺、小吃街、中高层公寓、写字楼

是不分类重灾区,相关人员说“大家都这样”

相比小区,杭州的沿街商铺、小吃街、写字楼的垃圾分类更难。6月11日,杭州海底捞火锅店绍兴路店因垃圾分类不当被责令限期整改。而这只是抓了个“典型”,类似情况比比皆是。

绿色垃圾桶里却装有建筑垃圾

清运员抱怨:这怎么清运

7月8日凌晨1点多,一辆垃圾清运车沿着中山北路往南开,来到位于仓桥社区速8快捷酒店对面的垃圾堆放点后,两名垃圾清运员下车倒绿色垃圾桶里的易腐垃圾,其中一名姓陈的师傅一边干活嘴里一直念叨个不停,基本都是抱怨的话。
“这些垃圾都分类了吗?”记者上前询问,陈师傅的说话声立马大了几度,“你看看哪有!我们专门运绿桶的易腐垃圾,但这七八个垃圾桶,可以说都是混杂垃圾了吧。”他一边说一边翻看着垃圾桶。
“每次我们都要查看一下里面的垃圾,确认没有其它的垃圾再倒进去。但你看这个,完全不行!”陈师傅指着其中一个绿色垃圾桶,里面有建筑垃圾、废塑料板和木料。犹豫了一下,陈师傅拿出手机拍了一张照,“拿去反馈一下,这个肯定不能倒进去。”
陈师傅告诉记者:“这些垃圾都是沿街店铺和写字楼的,什么垃圾都往垃圾桶里扔,完全不分类,你说我们能怎么办。”
在记者追问下,陈师傅表示,市中心的沿街店铺情况要好一些,而像美食街、装修市场这些地方,垃圾分类几乎是“不存在”的。

美食街垃圾桶内基本是“混搭风”

工作人员说“大家都这样”

晚上10点多,胜利河美食街灯火通明,这个时间点已有好多拨食客享受完美食,产生的垃圾也越来越多。记者看到,每个沿街店铺外面都摆着一个黄色垃圾桶,但印在垃圾桶上面的不是“易腐垃圾”或“其它垃圾”,而是每个商铺的缩写。
万州烤鱼龙虾馆边上摆放着4个黄色垃圾桶,里面除了有清理出来的鱼和龙虾的内脏、外壳,还有不少白色的餐盒、饮料罐、烟头及餐巾纸等。
食客比较集中的阿三烧烤、老头儿油爆虾等店铺外面,虽然多了绿色的垃圾桶,但里面的垃圾仍旧是“混搭风”。记者沿街观察了1个多小时,食客基本都是随手扔垃圾,不会管垃圾桶的颜色,而老头儿油爆虾一名厨房工作人员在清倒垃圾时,发现一个垃圾桶装满了,转身就往旁边的垃圾桶里倒,完全不分类。
同样的情况也存在于滨江“垃圾街”。记者发现,很多店铺都是帮厨来清理垃圾,而这只是他们的“副业”,根本没空去分类,“店里的垃圾桶满了,垃圾袋一卷往外面的垃圾桶一倒,大家都这样。”一饭店工作人员说。

装饰城垃圾桶内也不纯

装潢垃圾伴着剩饭菜等“共舞”

对待垃圾分类,美食街是这样,位于石桥路上的杭州装饰城也是这样。“我们产生的垃圾都是剩余的装潢材料,能卖钱的卖给了收破烂的,不能卖的就都扔到垃圾桶里。”一家窗厨装潢店陈姓工作人员说。
但记者沿着装饰城走了一圈,却发现情况没那么简单。无论绿色还是黄色垃圾桶里,除了装潢垃圾,还有吃剩的饭菜。记者采访时,就有几个穿着工作服的员工拿着吃完的外卖,连着餐盒直接往黄色的垃圾桶里扔。
记者数了一下,装饰城里有几十个垃圾桶,除了大量装潢垃圾外,里面还掺杂着饮料罐、烟头、树叶等垃圾。一家浴缸店的老板说,与住宅小区不同,他们没有发专用的垃圾袋,产生的厨余垃圾和其它垃圾,都是混在一起扔到垃圾桶里的。

沿街店铺前的黄色垃圾桶内各种垃圾混杂

张师傅是专门负责装饰城垃圾清运的。面对记者,他无奈地说:“基本都是这样。这里每天产生的垃圾很多,除了我还有不少环卫工人每天要清理好几次,我们要重新分类后再送到垃圾中转站,增加了不少劳动量。”

中高层公寓从源头就“不理”分类

垃圾桶每层都有却无分类标识

在杭州一些中高层公寓,为方便这里的住户扔垃圾,会在每一层都放置一个垃圾桶,但记者走访发现,这个垃圾桶完全没有分类的标识。
西子花园望湖苑一共有25层,每一层都会有一个黑色垃圾桶,但垃圾桶上没有印“易腐垃圾”或“其它垃圾”字样,就“单纯”地收集每一层四户每天产生的各种垃圾。
记者随机看了下放在8层的垃圾桶,里面除了餐厨垃圾,还有果壳、卫生纸、旧衣服……这种情况不是个例,可以说,垃圾分类的“第一关”就没过了。
除了每层放置的垃圾桶,单元楼门口还会放着绿色和黄色垃圾桶,但这个分类的垃圾桶却形同虚设——垃圾清理工每天定时将每层的垃圾袋一卷,就往两个垃圾桶内扔,哪个空就扔哪里。更为讽刺的是,小区内就竖有垃圾分类知识的牌子,牌子上楼盘的广告字样非常大,而垃圾分类的知识却需要凑得很近才能看清楚。
中高层公寓,尤其是较老的公寓,基本都存在上述情况。

写字楼里小垃圾桶满了扔进大桶

“垃圾分类?谁会去关心这个”

同样的情况也出现在很多写字楼里。位于文三路上的文锦大厦,西面就是一个集中存放垃圾的地方,分十几个黄桶和绿桶,记者看了看,里面的垃圾都是以袋为单位。
“写字楼里有不少公司,他们完全不会去把垃圾区分开。一个办公室一个垃圾桶,满了就把垃圾袋拿起来往单元层的垃圾桶里一扔,所以你就看到了现在这样的情况,一袋袋的垃圾看似很整齐,但全部都没分类。”一名张姓环卫工抱怨说,“我也不会去分。不是我不想分,来不及!我还负责其他地方,真要分类,我一天都不够用。”
记者走访了文锦大厦几家公司,发现没有一家有分类垃圾桶,都是小垃圾桶套上一个垃圾袋,时不时有人将装满的垃圾袋扔到楼梯口的垃圾桶内,“垃圾分类?工作都忙得很,谁会去关心这个,而且这些应该是保洁员的工作吧?”一名员工说。

●走访地点:景区、公共场所

怎么方便怎么扔

基本没有分类概念

“上有天堂,下有苏杭”。杭州的西湖等风景区一年四季游人如织,产生的垃圾自然不少,但这里的垃圾分类,也很不尽如人意。

游客怎么方便怎么扔垃圾

环卫工说活太多“分不过来”

7月10日下午,记者从湖滨银泰出发,沿着西湖边往南走,发现沿湖的游步道上果壳箱分布较为密集,基本每隔50米就有一个。果壳箱是木制的,外表画有西湖十景的图案,与湖景搭配得很协调。
果壳箱共设有两个桶,上面分别写着“可回收物”和“其它垃圾”。
一个戴着鸭舌帽的小男孩,啃咬着手上的冰棍,吃完了,把木棍递给身边的妈妈,妈妈一转身,将其丢进了写着“可回收物”的垃圾桶里。

垃圾清运员在清运景区垃圾

记者注意到,很多游客在丢垃圾时,不会特意去看所投掷的桶是存放哪种垃圾,大都是“哪个桶顺手,就丢哪个桶里去”。
记者看了看果壳箱里的垃圾,混装现象比较多,“其它垃圾”的桶里有塑料瓶、报纸及毛绒玩具等,“可回收物”的桶里则有纸巾、烟蒂等。


在雷峰塔景区,黄色垃圾桶内装满落叶等垃圾

一名在西湖边捡废品的男子说,他每次都要把果壳箱里的两个桶都摸一遍,“游客扔塑料瓶才不管该扔进哪个桶,我从这两个桶里找出来的塑料瓶数量差不多。”
采访中,一名负责地面清洁的环卫工说,路边果壳箱里的垃圾有人定时来收,会把它们统一运到垃圾房里。那么,环卫工在运送垃圾时,会不会进行分类?记者站在一个果壳箱旁观察。
过了一会儿,一名骑着三轮车的男性环卫工在果壳箱前停下,打开箱门,一手一个把里面的桶拎出来,随后熟练地一起倒进三轮车上的垃圾仓里。记者问,“杭州不是在倡导垃圾分类吗,你怎么一股脑都装一块了?”他没回应,转身骑车离开。
“讲是讲过要分类,但我们每人负责的区域太多,想分也分不过来。”一名环卫工说,“游客也好,市民也好,虽然随地扔垃圾的现象已非常少了,但在公众场合自觉分类扔垃圾的习惯还未养成。说是分类桶,但实际分类效果并不好,常能见写着‘其它垃圾’的桶里有吃剩的早饭等。”
杭州的垃圾分类起步早,然而步子却并不那么好迈,努力了19年距离主动分类和分类正确仍比较远,原因在哪儿?
杭州最先是在社区开展垃圾分类试点的,然而,一些老人几十年的习惯难改,租客生活不“固定”,都导致垃圾分类的习惯在这些人身上很难停留下来。垃圾分类的源头从社区居民跳到了垃圾清洁员这个垃圾清运的中间环节,而要靠数量有限的清洁员去分拣众多的垃圾,显然有些不可能。于是,就出现了白天垃圾分类还能做到位,晚上却“一锅粥”的奇怪现象。
垃圾分类任重道远,今年,杭州要往所有公共场所延伸推广垃圾分类,最终的结果能达到我们的预期吗?

●社区工作困局

几十年的扔垃圾习惯难改

不少老人一个袋里装各种垃圾

记者在走访中了解到,很多方面,尤其是社区,为了普及垃圾分类知识,引导大家支持、践行,动的脑筋可不少,但真正把垃圾分类做到位的社区有一个共同点:有专人专职管理,或者有热心的居民每天引导大家分类。在更多不进行垃圾分类的人眼中,无论是分类垃圾房还是分类垃圾桶,就是“垃圾桶”而已。
小区垃圾分类到底难在哪里?记者采访发现,最主要是居民的习惯很难转变,尤其是部分上了年纪的居民,基本很难做到正确分类或主动将垃圾分类。
“我们每周末都会来母亲家里做饭,陪她吃饭。“今年33岁的陈琳告诉记者,母亲一个人住在文二新村,“老人根本没有垃圾分类的概念,什么垃圾都往易腐垃圾袋里装,我们说她,她却说不就是个垃圾袋嘛。扔的时候也一样,不分垃圾桶的颜色,哪里空就扔哪里。老人说习惯了。”

流动人口多且多数工作忙

“刚培养起分类习惯就搬走了”

另外,在出租房较为集中的小区,人口流动频繁也成为阻碍垃圾分类的一大问题。
在翠苑新村,很多住户将自己的房子进行了改造以便更多租客来租,“不少租客可能住几个星期就走了,我们会进行垃圾分类的宣传,但人口流动实在太快了。”小区一位姓陈的负责垃圾分类工作人员坦言,“还有就是他们很多人很忙,吃饭基本是叫外卖,吃完就随手一扔。”
杭州是省内求职求学的集中流入地,外来人口流动非常大,很多人老家没有垃圾分类要求,他们也没这个习惯,于是就会出现“有的住了一段时间,刚培养起垃圾分类的习惯就搬走了,又搬进一个完全没有垃圾分类观念的人”的情况。
“我每天早出晚归,晚上会叫个外卖,你说吃过的餐盒什么的应该扔哪里?哪里有垃圾桶就扔哪儿呗,不扔大马路算有素质了呀。”从事IT行业的小李租住在朝晖小区,讲到垃圾分类时他有些不屑。他认为,这是在“浪费”自己休息的时间。
怕麻烦,也是很多居民“抵触”垃圾分类的一个重要原因。
“我家里还是会做垃圾分类的,但没有那么细。有时候也偷懒,因为没人来管啊。”翠苑四区居民洪彩霞告诉记者,她的垃圾分类就是厨房里产生的垃圾扔厨房垃圾桶里,买菜带回来的塑料袋、包装纸,其它的零食果皮之类的垃圾就扔客厅垃圾桶里,“图方便呗。”

●关键环节“和稀泥”

垃圾分类的关键环节作用缺失

不少清洁员只分拣能卖钱的

垃圾从产生到末端的处理,中间还有一个清运处置环节,这个环节其实很关键,应对没分类的垃圾进行分拣,已分类的垃圾要区分放置到清运车的固定收容点。扮演这个关键环节角色的,往往是物业或社区雇佣人员和环卫工。据记者了解,小区、写字楼、沿街商铺等基本会有两三个垃圾清洁员,垃圾分类是他们的职责之一。
7月9日晚上7点多,西子花园栖霞苑楼下的垃圾桶边上,陈阿姨正在对黄色和绿色垃圾桶内的垃圾进行“分类”。她说,每天早上、中午和晚上,都会将小区里的垃圾集中到楼下的两个分类垃圾桶内,再将垃圾运到西子花园小区东门外墙边的垃圾房里。但记者观察发现,陈阿姨所谓的“分类”,只是把垃圾里的瓶瓶罐罐挑出来。记者看到她时,她左手拿着的麻袋里已装满能卖钱的易拉罐、矿泉水瓶和压扁的快递纸箱等。倒腾了约5分钟,见垃圾桶里再没有“值钱”的垃圾后,她将黄色和绿色两个垃圾桶里的剩余垃圾装在一个垃圾袋内,放到小区外的垃圾房。
明明应该负责收集小区内各单元垃圾、做好分类工作的清洁员,却从中看到“商机”赚起了“外快”,这种现象并不是个案。
赵师傅负责体育场路天合写字楼的垃圾收集工作,“上面有网吧、酒店、餐馆和几家小公司,年轻人多,垃圾里都是外卖和饮料瓶。”他说,“一天下来能分拣出上百个饮料罐卖点钱,我们工资也不高。”
“那剩下的垃圾还分类吗?”记者追问。赵师傅将二层的垃圾全部倒在一起,说:“怎么分?里面什么都有,再说也没多的垃圾桶。”说完他走下楼,将垃圾扔在离他最近的比较空的黄色垃圾桶内。
7月11日凌晨,记者在景区也看到,几名环卫工拿着镊子从垃圾桶中“挑”垃圾,他们挑出的多是能卖钱的物品,如易拉罐、矿泉水瓶、纸张等,剩余的垃圾则直接并在一个大袋子中扔进清运车。

白天一个样晚上一个样

一些小区垃圾分类玩“变脸”

如果说公共场所垃圾清运“从简”,多少还与市民分类意识不强有关。那么,在杭州最早实行垃圾分类的社区,社区工作人员强调垃圾分类已经做得比较好了,但实际感受却完全不一样。究其原因,是白天的垃圾分类和晚上的垃圾分类,在杭州很多小区是“两码事”。
由于中午和晚上垃圾产生比较集中,很多小区中午会有一次垃圾清运,小区清洁员会把居民分类好的垃圾统一放到一个地方,这时的垃圾分类明确。不过夜深人静时,情况不一样了。
凌晨0点多,记者来到上城区某社区,这个社区白天的垃圾分类已经很到位了,但记者这时看到摆放在清运车收集点分类垃圾桶内的垃圾却还是“杂牌军”。
当时,一名清洁员拉着两个垃圾桶往收集点走,里面的垃圾明显是集中倒在一起的。记者跟随进去,发现这名清洁员将垃圾房内分类好的垃圾统一倒入空的垃圾箱,结果黄桶内干湿垃圾混杂。这就是为什么社区说垃圾分类很到位了,但负责末端垃圾收集的清运车师傅抱怨很多垃圾没分好的原因。
在记者走访的多个小区都存在这样的共性问题:有了分类垃圾桶、标准的垃圾箱房,最后送到垃圾清运车的垃圾却没分类到位。
晚上是前一天垃圾清理的主要时间段,凌晨1点左右,记者分别查看了大关小区、朝晖某小区、胭脂新村、屏风苑小区、小营巷社区等垃圾清运点的情况,对照垃圾分类的标准,只有小营巷社区做到了基本分类全正确。“100个地点,哪怕99个是分好的,有1个没分好,到最后末端清运的时候集中到一起,结果就是垃圾分类没分好。”负责垃圾清运的另外一名师傅这样说。
“其实很多是因为垃圾清洁员人数不够,如果他们认真分拣再运,工作量要翻几倍。”上城区一社区负责人告诉记者,“我们的工作人员深有体会,要是没有社区志愿者,根本弄不过来。”同样,记者也在环卫工那得到了相同的“抱怨”。

●为什么要垃圾分类

如果前端、中端没有分好类

焚烧会产生更多毒气浪费资源

垃圾分类的根本目的,是减量化。随手的垃圾分类,是为生活的城市更清洁、更美丽,更是为子孙后代有更好的生活环境。
垃圾不分类影响有多大?以杭州的九峰焚烧厂为例,目前,每天运到焚烧厂的垃圾在3600~3800吨,经过发酵去重的环节后,焚烧厂处于“高强度”的运行状态。
公司副总经理余坤嵛介绍,“其他垃圾”运到焚烧厂后,会先放置在垃圾储坑里发酵去重,3天后再进行污水处理,最后送入焚烧炉里进行无害化处理,烟气在处理后达标排放。
“整个过程中,由于种种原因,工作人员不会对垃圾进行分拣。也就是说,前端、中端垃圾有没有分好,会直接影响末端处理。”余坤嵛说。
“目前,我们处理的其它垃圾中,仍旧混有易腐垃圾,甚至有害垃圾,比如电子灯管、药品、电池等,这导致在焚烧的过程中会产生比原先多几倍、甚至几十倍的有毒气体,大大增加了环保运营成本,以及损害终端净化设备的使用寿命。”余坤嵛说。

●将扩展垃圾分类覆盖面

要根据易腐垃圾的产生量

决定是否在附近投放绿桶

易腐垃圾和其它垃圾统称生活垃圾,现在主城区每天产生6200多吨,其中易腐垃圾1200多吨。天子岭垃圾填埋场的处理能力大概是每天4000吨。通过填埋和焚烧发电,现在杭州生活日产生量和处置量已经达到平衡。
杭州西湖风景名胜区市政市容环卫管理中心副书记、副主任蒋应明表示,目前西湖景区的生活垃圾量逐年略有下降,但餐厨垃圾量在上升,“去年,景区共运输了8300吨易腐垃圾,而今年1~6月,就已经产出了4700吨易腐垃圾。”
“就目前的状况,部分游客的垃圾分类意识不高,导致果壳箱里的垃圾混杂。对此,我们会在周末或节假日开展景区‘让果壳箱休息’行动,平时也组织志愿者进行劝导,希望能让游客养成良好的垃圾分类习惯。”蒋应明说。
记者了解到,根据相关规定,在杭州的公共道路、公园和景区以投放果壳箱为主,果壳箱里分可回收物和其它垃圾两个桶。公共道路和公园内很少会产生易腐垃圾,所以不需要专门设置易腐垃圾桶。
但这个情况在景区有些不一样。对此,杭州市城管局市容中心分类指导科科长曹勐琦表示,景区没有绿桶(易腐垃圾桶),确实会给游客投放垃圾造成不方便,“我们要求美食街、景区小商店的管理单位,根据易腐垃圾的产生量来决定是否要在附近投放绿桶。”
  “但易腐垃圾产生量达到多少才需要设置绿桶,目前还没有一个明确的量化标准。”曹勐琦说。

景区部分区域尝试撤桶试点

将垃圾分类延伸到公共场所

记者了解到,接下来杭州打算向深圳等城市学习,在景区部分区域尝试撤桶试点,让果壳箱“消失”,同时在景区出入口或景区内人口密集处设置专门的四类垃圾投放点。
“这样一来,景区果壳箱垃圾分类不规范的问题就得到解决了。另外,我们提倡游客游玩时不产生垃圾或自行带走垃圾,还景区一片绿色生态。”曹勐琦表示。
杭州之前一直“盯”着小区在推广垃圾分类,曹勐琦表示,农贸市场、沿街商铺、写字楼等一些公共场所每天产生的垃圾量也非常大且很难做到分类,接下来杭州将考虑在对分类覆盖面上要有拓展,不光是小区,医院、学校、道路、公共场所、综合体以及企业单位,要全面推行。

【青年观察】

要改变多年来“囫囵吞枣”式的丢垃圾习惯,本来就非一朝一夕能看到效果的,更何况要涉及到千家万户一起来做。
不做垃圾分类,困境重重。一方面垃圾中可利用、可再生的资源白白浪费了;另一方面,填埋、焚烧垃圾的负荷又增加了环境的负担、土地的承载,而这些弊端最终买单者是人类自己。
做好垃圾分类,困难重重。在杭州,垃圾分类说了很多年,从目前社区、景区等多处垃圾桶内丢弃的垃圾来看,还是有诸多做得不好的地方,但有一点进步却是显而易见的——不少人已经有垃圾分类的意识了。只是这个意识如何落实到行动中,形成全民行动,并且能长久坚持,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当下,人们意识没有带动行动的原因有很多,千条万条的理由最终指向的仍然是一个大环境——做与不做没有太大差别,无论是从末端的居民垃圾分类,还是中端的运输,并未形成一个良性有序的循环。分布于居民楼宇、街头巷尾的各类垃圾桶,从原来的单一性变成了多样性,分成了“可回收垃圾”“不可回收垃圾”,但内核的垃圾却是凌乱的。看似分类运输的垃圾车辆,只按桶身的颜色来清运,却不看内部的垃圾是否投对了。
  垃圾之“困”来自人类,解开困局者也是人类。因此,可以说,垃圾分类是当下箭在弦上必须要做的事情之一。看似琐碎却意义深远,长期坚持便能看见成效。从政府到民众,必须下定决心、定好目标,齐心协力才能做好。(时报观察员 张晶)

【77号调查】

出自杭州市中河北路77号青年时报社,目的是在繁杂的新闻讯息中帮你挑出那些你最感兴趣的话题,以一群青年人的视角发现青年问题,通过青年观察,阐述青年观点。它可能只是身边的一点小事,但见微知著。
它可能触动了社会神经的某种痛觉,但痛定思痛。它也许就点燃了寒冷冬天里的一盏小灯,但我们最终的希望是,它能引领青年力量。
编辑:许林  来源:浙青网-青年时报

推荐阅读

最新热点 一周热点 一月热点
  1. 浙江体彩驿站公益服务启动仪式,暨“点亮温暖之光”公益徒步活动开幕 10390

  2. 《演员请就位》今晚收官!郭敬明“立誓”今晚绝不再哭 7071

  3. 带着女儿参演《误杀》 把首次路演献给杭州,58岁的陈冲在年轻人身上得到动力 6775

  4. 72岁的裴艳玲先生收浙昆武生项卫东为关门弟子,寄语弟子:艺术可高可低,做人一定要做品德高尚的人 5421

  5. 12年里开了26间,去杭图的主题分馆里找城市文化的灵魂 5245

  6. 浙江省高校电竞联赛总决赛在杭举行,中国象棋“第一人”王天一到场助阵 5124

  7. 被誉为“杭州版《拉贝日记》”!《人间世》:回望1937-1942杭州之殇 2581

  8. 消防安全知识,人人都要掌握!浙江省残疾人体育训练指导中心开展消防培训演练活动 2019

  9. 深夜车内有婴儿哭泣?男子果断上前逼停货车!结果…… 2006

关注我们

长按二维码关注青年时报微信

新闻热线:0571-28111111

征订热线:0571-85061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