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幕下的追梦人 | 安全送达夜班机乘客,让他们一进杭州就有好印象

记者 须侯旻惠 文 方成吉 摄 
2020-06-17 10:05 60333
萧山国际机场是杭州最重要的交通枢纽之一,即使到了凌晨两三点,仍然陆陆续续有航班降落,但此时机场大巴都已停运,乘客去往杭州市区或周边城市成为一个问题。怎么办?今年初以来萧山机场推出的“无忧夜行”服务,就是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在机场大巴停运时段,将旅客平安送达目的地。今年34岁的徐俊炫就是“无忧夜行”的一名司机。

上车前对车辆进行仔细的消毒

每接送一次客人都会再消毒

晚上7点,记者在杭州东站见到徐俊炫时,他已经换好了工作服。徐俊炫住在杭州东站附近,每晚7点,他会准时从这里出发。他开的是一辆7座的商务车,一走进车内,一股消毒水的味道就扑鼻而来。
“每天上班之前,我都会把车内车外消毒一遍。”徐俊炫说,除了下班后还会进行一次全面消毒外,每接送一次客人,他都会再进行消毒。
自今年1月10日“无忧夜行”上线以来,徐俊炫就在萧山机场接送旅客,平均每月要上26个夜班,一个夜班多的时候要上10小时左右,工作强度比较大。
“我们的线路有两类,一类是去杭州市区的短途线路,另一类是去金华、嘉兴等周边城市的城际单。我一天跑单量在2到3趟,如果碰上个城际单就只能跑2趟了。”从杭州东站开往萧山机场的路上,徐俊炫简单地对自己的工作做着介绍。话不多,讲话时仍一直紧紧地盯着前方的路。
徐俊炫说,刚开始成为一名夜间司机时,最痛苦的还是倒时差问题,但5个月下来,现在他已经完全习惯了昼伏夜出的作息,每天凌晨四五点入睡,中午十一二点起床,把家里收拾收拾,吃点东西后,就要做发车前的准备工作了。

和同事核对信息。

在等红绿灯时,徐俊炫转身拉开了后排的一个插座,“需要充电吗,这里有一个充电转换器。”深夜下飞机的乘客总是会遇到手机没电的问题,刚开始徐俊炫就把自己的充电宝借给乘客,但一晚上总是不够用,“后来我就自掏腰包买了三四个转换器,放在车上给乘客备用。”
类似的事情还有不少。徐俊炫回忆,有一次雨天发车前往义乌。凌晨1点到达义乌下客点时雨势越来越大,车上一位看上去约60岁的男子一直踌躇着没有下车。在询问后得知他没有带雨具,徐俊炫赶忙拿出车上自用雨伞给了对方,“他当时感激的眼神我一直记在了心里,至此我的车上必会多备一把伞。”

咨询“无忧夜行”的乘客渐多

耐心回答提出的每个问题

晚上8点,徐俊炫到达了萧山机场。到达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无忧夜行”的工作台签到,测量体温,再了解一下当天前来咨询的旅客数量和目的地,做好发车前的准备。

正式发车前签到。

8点后,机场大巴陆续停驶,来咨询“无忧夜行”的乘客逐渐增多,徐俊炫等在一边,偶尔回答一下乘客的提问。

后台收到的行程提醒。

“我们一车核定载客是6人,以拼车的方式出行。从第一个乘客下单开始计时,城际车最多等1小时,市区车最多等40分钟,到点即使没有满人我们也会走,主要是为了避免更多耽误旅客的时间。”徐俊炫解释。
对于咨询其他方面内容的旅客,徐俊炫也很热心。“小伙子,去未来科技城那边怎么走啊?我明天还要去东站坐高铁去嘉兴,你帮我看看。”一位五十多岁的女士拿着手机问徐俊炫——她手机里安装了一个购票APP,但是并不太会使用。
“阿姨,您现在要去未来科技城可以坐我们的车,如果您比较急也可以去打出租车。明天您从东站去嘉兴的话,有这么几个班次,您看看哪个时间比较合适。”和对方交流了一番后,徐俊炫帮她买到了满意的班次,她开心地道了好几声谢。
9点,有乘客成功下了单。徐俊炫拿出一张登记表,让旅客填上姓名和身份证等信息,用于疫情期间的登记。接着,让旅客扫码进入小程序,输入自己的起讫地点,最后付款。

徐俊炫和乘客核对行程单。

“我们先让乘客下单,后台收到提示后会分配给司机,我们就会去安排乘客上车或在休息区等候。”徐俊炫拿起一张圆形的贴纸,上面写有“无忧夜行”,贴在乘客衣服上显眼的位置,“机场里的人很多,这样也方便我们找到自己的乘客。”

徐俊炫胸前佩戴有无忧夜行的标志牌。

主动接过乘客的大型行李箱

为乘客服务要关注每一个细节

晚上9点半,徐俊炫当天的第一班车要发车了。
徐俊炫前往乘客等候区寻找自己的乘客,招呼大家“到点啦,我们上车吧”。有一名乘客怎么也找不着,徐俊炫打通了对方的电话,“您好,已经到发车时间,我们在休息区等您。”
从飞机上下来的乘客几乎都提有大包小包,徐俊炫主动接过乘客手里两个体型较大的行李箱,一路帮着推到车上。他拉开车门,让乘客把行李箱都放在地上,“你们先上车,我帮你们放行李。”

徐俊炫帮乘客将行李放进后备箱。

“出发啦。”徐俊炫提醒每一名乘客戴好口罩系好安全带,尽量减少互相之间的交谈。
“师傅,你干这行多久啦?”一位乘客问。
“也不久,才不到一年。”徐俊炫回答。
“那前两个月疫情期间你应该休息的咯?”
“没休息,几乎天天都发车的了,为此家里老婆担忧了好久呢。”徐俊炫说着,笑了一下。
“这么危险你都出来?小伙子这么拼命啊。”
“说一点都不害怕那肯定是假的,但当时我们车队很多人都不出车了,作为一名党员,我不得起个带头作用嘛。”
简单攀谈后,车内又恢复了平静。徐俊炫开车很稳,车上甚至有乘客打起了呼噜。
大约50分钟后,达到了目的地——城站火车站,乘客陆续下了车,只有一位头发花白的大伯还在车边踌躇。
“怎么了,您是有什么事情吗?”徐俊炫上前问。
“小伙子,我家在前面一公里多的地方。现在太晚了,不太方便走回家,你方便把我送回去吗?”
“您怎么早不说,快上车。”徐俊炫把大伯又扶上了车,把他送到了家附近。
待大伯下车后,徐俊炫又在路口停留了几分钟,直到大伯消失在视线里,才慢慢倒车离开。

跑长途累时会在服务区打个盹

“为了大家的安全不能疲劳驾驶”

晚上11点,徐俊炫接到了当天最后一班乘客:车上3人都是前往义乌的,从萧山机场出发有100多公里,路程近一个半小时,而等到送完客人再返回萧山机场,已经是凌晨2点。
这样的夜间班次对于徐俊炫来说已经习以为常了,“很多乘客会问我晚上会不会犯困,其实对于我来说,作息已经完全颠倒了,几乎不会出现这种情况。”
徐俊炫说,有时候会有一点点迷糊,他会选择回程时在就近的服务区停留一会儿,小小地打个盹,“为了大家的安全,我们也不能疲劳驾驶,睡个二十来分钟或者半个小时就好了。”

出车结束再给车子里外消遍毒

看是否有乘客粗心落下东西

简单地交接工作后,徐俊炫又驱车回到了杭州东站,此时已经凌晨2点45分了,但徐俊炫的工作还没有结束。
“接送乘客的工作结束后,我们还要简单地进行一些收尾工作。”徐俊炫拿出消毒水,又给车子的里里外外每个角落都消了一遍毒。
消毒完成后,徐俊炫又一头钻进车子里,仔细地检查了一遍座位和地上。“有时候会有粗心乘客把自己的包落在车上,或者会有一些零食袋子掉在车上,我们都会再检查一遍,确保没有落下的。”
在这些工作都完成后,徐俊炫又拿出了一张路程单,开始做一些记录。

记录行程单。

“每天我们都要把乘客的信息记录下来,比如去了哪里,有多少人,金额总共是多少,这样每天查看起来更方便。”徐俊炫核对两遍后,终于露出了轻松的笑容……

 ●追梦人说

我是一名司机,但是在我看来,我不只是一名“司机”。萧山机场是杭州的“门户”,而我们的形象,某种程度上来说,也是展示杭州文明程度的窗口。所以,我们时刻不敢松懈,希望能用我们优质的服务,让国内外的旅客一抵达杭州,就能有一个好印象。
编辑:杨小波  来源:浙青网-青年时报

推荐阅读

最新热点 一周热点 一月热点
  1. 超“甜”音乐节来袭! ILOVE奉化蜜桃音乐节倒计时4天 10598

  2. 新安江水库明天泄洪,影响沿江30万人口 9375

  3. 刚刚,浙江省防汛应急响应提升至Ⅲ级 8045

  4. (视频)重型铲车重现江湖!搭档临安消防救出因强降雨导致被困的14个村民 7646

  5. 时隔9年,新安江水库将于明天上午10点开闸泄洪! 7547

  6. 大妈超市“顺菜”被发现后发病,向超市索赔16万医疗费,法院:驳回 6210

  7. 新安江水库2020年泄洪公告 5902

  8. (视频)十万火急!高考第一天,考生发现家门打不开,被困15楼家中…… 5876

  9. (滚动)时隔9年,新安江水库将于今天上午10点开闸泄洪 5744

  10. 戏精男友竟“诈死”从女友手中骗走10万余元!被抓时钱已花得一分不剩 5664

关注我们

长按二维码关注青年时报微信

新闻热线:0571-28111111

征订热线:0571-85061999

浙ICP备0501502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