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幕下的追梦人 | 水一天不退,我们就绝不撤退

记者 骆阳 胡峻玮(摄) 
2020-07-10 12:20 48288
每年的汛期,都是水利人最忙碌的时期,连绵不绝的雨水,让他们的心总是放不下来。尤其是这段时间,连续强降雨致苕溪流域多个水库水位超汛限、新安江水库历史上首次九孔泄洪……为保杭城平安,很多水利人几乎不眠不休连轴转,余杭区苕溪堤防河道管理所副所长陈细辉就是其中一个。

18:00

已连续作战4天

每天打盹的时间都不超3小时

傍晚6点,陈细辉终于有了点时间,他来到管理所会议室匆忙扒了几口盒饭。今年41岁的他两鬓已有白发,皮肤黝黑,深深的黑眼圈让他看上去非常疲惫。“稍等一下哦,要开防汛视频会议,开完了我们就要去巡堤了。”陈细辉说话时声音带着沙哑,黑色的衣服上有明显的白色汗迹——他已经连续作战4天了,每天打盹加起来的时间都没有超过3个小时。

管理所位于余杭区瓶窑镇西险大塘西面,作为杭城防洪的最后一道屏障,陈细辉和同事们肩负着守护西险大塘(杭州段)防洪工程的重要使命,每年汛期,以站为家、连续作战在管理所是最正常不过的状态。

“今天(7月7日),市防指已经将防汛应急响应提升至I级,我们更加不能松懈了,我们要全力以赴做好洪水防御工作,因为西险大塘是守护杭城的生命线。”陈细辉说。自2011年从部队转业后,他已经历了好多次这样严峻的时刻,而一种源自军人骨子里的使命感和责任感,让他对现在的工作更加尽心尽力。

陈细辉和某部队官民对接情况。

18:45

东苕溪水位高了水流也快了

已启动百米一人巡塘工作

当天是瓶窑难得的晴天,在堤塘上散步的市民非常多。现在的东苕溪整个是浑黄色的,水面上不停漂过一些残枝落叶,由于上游地区的强降雨,加上几个水库超汛后泄洪腾库,东苕溪的水位明显比平时高了很多,水流速度也快了些。

晚上6点45分,天色已暗了下来,散步的市民陆续下了堤塘,陈细辉也刚刚开完视频会议。“我要去换个鞋子,等下要陪同市里的专家去看两处有可能出现险情的地方。”他说。

没多久,陈细辉穿着雨靴出来了,还带上了手电筒,这是巡堤的标配。“我们巡堤更多的是去看有可能出现险情的地方,因为目前已经启动了‘百米巡塘’,大塘上彻夜都有人值守。”

陈细辉介绍,7月5日晚上10点40分,在瓶窑站水位达警戒水位5.66米后,区里立即启动西险大塘、南北湖围堤百米一人巡塘工作,有500多名党员干部、村民志愿者、民兵等守护着西险大塘。

据了解,巡查人员要做到两个结合,即“徒步拉网式”的工程普查与对险工险段的重点巡查相结合。巡查范围包括堤身、堤(河)岸,堤背水坡脚50米以内水塘、洼地,以及与堤防相接的各种交叉建筑物。检查的内容包括裂缝、滑坡、跌窝、洞穴、渗水、塌岸、管涌(泡泉)、漏洞等,发现险情,要立即向管理所和所在镇乡报告。

19:10

堤坝背水面发现异常洞眼

本该干涸的地方却在往外冒水

当晚重点巡查的点位于仁和镇奉口村附近,距管理所约20公里。“去这些地方一般都是沿着西险大塘旁的苕溪路走,这条路我们最熟悉,几乎每一个弯道、每一条岔路都了然于心,而且路上还能看看是否会有什么突发情况。”陈细辉说。

晚上7点10分,所里的工作人员和市里的专家都到达了事发点。在堤塘下方的排水渠中,当天本该干涸的地方却有两个小拇指孔大小的洞眼正在往外冒水。“我们巡堤要看堤坝背水面有没有出现渗水,如果有就需要马上报告。”陈细辉解释,此外,还要查看水是清还是浑。如果水较为清澈,那可能是下雨的积水;如果水很浑浊就比较严重了,可能江水已经渗了进来。

陈细辉俯下身,直接用手感受水温,然后根据出水波纹研判出水量大小,与在场的专家讨论情况。

陈细辉同专家组一起查看堤坝漏水情况。

“还好出来的是清水,没有泥沙,我们初步判断有可能是坡面上植被层里的积水,前些天连续大雨导致的,应该不是东苕溪里面的水。”市里的专家也给出了相同的初步意见。不过根据工作流程及安全考虑,这个位置被记录了下来,需要重点观察,如果问题不大,可以在汛期后进行修补,如果情况有变,就需要迅速制定方案排除险情。

距此不远还有一处出水口,专家的初步判断是旁边另一条小河道里的水反涌进了水渠,和西险大塘的安全并无关联。不过,为了保险起见,也做了记号随时观察。

21:00

到了休整点也闲不下来

随时和同事联络密切关注汛情

晚上9点,送走市里的专家后,陈细辉和同事李伟强来到上牵埠船闸附近,这里是西险大塘良渚仁和片区的休整点。“我们每个片区都有一个休整点。西险大塘(杭州段)挺长的,有这么一个点存在,会让我们的工作更好开展。”陈细辉说。

陈细辉和同事李伟强在西险大塘(杭州段)进行检查。

即使到了休整点,陈细辉也没闲下来,他和李伟强在船闸附近仔细巡查着闸口的情况。东苕溪和闸内河道水位差有近2米,如果这个闸口出问题,苕溪的水就会瞬间涌入,甚至淹进村庄。

“他就是个闲不下来的人,总是有使不完的劲。我们也挺佩服他的,和辉哥一起工作让我们觉得自己总像是被打了鸡血似的。”李伟强说。

陈细辉和李伟强仍在巡逻。

在闸口边上的堤塘,陈细辉打着手电望了又望,一会儿看看江边水流情况,一会儿和同事电话沟通——从出门开始,陈细辉的手机几乎没有停下的时候,半小时内打进来的电话就有12个。

陈细辉一晚上需接听无数电话。 

“这很正常。我不在所里的时候,同事会随时和我保持沟通联络,密切关注汛情,有时候微信或者钉钉我没看到,电话就打过来了。”陈细辉说。

画外音:

陈细辉说,水利人不只是梅汛期任务重,每年的台风期间也是严阵以待时刻。2019年“7·13”梅汛期洪水、“利奇马”强台风洪水期间,陈细辉和值班人员连续奋战了几天几夜,除了紧盯监控视频密切关注水雨情信息,掌握沿线实时动态,还冒雨带队一遍遍核查堤闸安全,确保设施处于最佳运行状态。

陈细辉查看闸门内外水位情况。

陈细辉还热衷于志愿服务活动,工作之余积极参与平安巡防、义务献血、义务植树、“五水共治”等宣传活动,工作10年间坚持每年无偿献血,至今已献血3300ml,其中2次是捐献血小板。

00:15

巡堤其实也是个技术活

在工作中总结出“护堤三字诀”

凌晨零点15分,陈细辉在休整点休息了一会儿,就和同事再次走上堤塘。

“巡堤看起来是个体力活,其实很有技术含量。”陈细辉说,刚来这边的时候,自己也不懂什么叫散浸、管涌、滑坡、裂缝,不知道怎样算险情,他就跟有经验的老师傅学,慢慢从一个门外汉变成了内行人。

他自己总结出了“护堤三字诀”——看、摸、听。

“看堤,是观察内堤底部是否有滴水现象,这可能是散浸或管涌;听堤,是听水流、气泡的声音,根据声音判断险情的位置;摸堤,就是初步判断险情位置后,用手触摸流水的温度,水温异常的话,必须尽快处理。”陈细辉说,刚才他也是通过这套办法得出结论和专家沟通的。

陈细辉和同事在巡堤,他已连续作战4天了。

01:20

5月巡堤时发现一处重大隐患

立即上报加固确保了大塘安全

平时巡堤的时候,陈细辉和同事都会带着一根探棒,走在堤上的时候就左敲敲右插插,这是为了探寻堤塘上是否有裂缝和漏洞等。“5月13日我们就发现西险大塘堤顶出现一处裂缝,缝隙还很‘新’,立马上报了。”陈细辉说,缝隙里没有什么杂质和灰尘,一看就是刚裂开的,但这样一处裂缝,就是重大的隐患。

在采取应急措施防止裂缝进一步扩大之后,在省市水利专家技术指导下,相关人员历时15天不间断施工完成了应急抢险加固。后来,在杭州市林水局召开的局系统党员大会,专门邀请陈细辉等4名工作人员到会,表彰他们在西险大塘巡堤查险中所作出的贡献。

已经是凌晨1点20分了,蚊虫肆虐,蛙鸣声此起彼伏,这个夜对陈细辉和管理所里所有的人来说,依旧是一个不眠夜。巡查完后,陈细辉还要回所里继续对接和指挥工作。而这时的西险大塘堤塘上,还有不少巡堤人在认真履行着自己的职责,在茫茫的夜色中,他们的身影若隐若现……

●追梦人说

只要水不退到警戒水位以下,我们就绝不撤退。每年汛期,水利人都非常辛苦,汛期里很多突发事件都是没有“作息时间”的,有时“周六周日”,有时“深更半夜”,更别说是防汛防台的巡查值守,一想到西险大塘是保护杭城的“生命线”,我们就感觉到责任重大,我们会一直砥砺前行。

其实,在每个汛期里,杭城水利人都非常辛苦,大家没日没夜地工作加班,即便有些事情可以预测,依旧要时刻警惕突发情况。为了让杭城安全度过这个汛期,我们无怨无悔。

编辑:叶寒晨  来源:浙青网-青年时报

推荐阅读

最新热点 一周热点 一月热点
  1. 全民健身奔小康 鲜甜三门来“浙”里——2020年浙江省全民健身运动汇三门站正式启动 29032

  2. 《2019年浙江省全民阅读报告》首次发布,浙江去年人均读书5.32本 5485

  3. 男子河边捡到一只无精打采的“怪鸟”,一查竟是国家保护动物 5424

  4. 杭州新增境外输入确诊病例为7岁福建籍男孩,其密切接触者已落实隔离医学观察 5381

  5. 秋老虎来了!杭州或迎来一年中最热的一段时光,台风“蔷薇”能“灭火”吗? 5342

  6. 全国新增确诊病例23例,其中本土病例15例,均在新疆 5250

  7. 浙江新增境外输入确诊病例1例,印度尼西亚输入 5203

  8. 第5号台风“蔷薇”已生成!在这些海域的渔船请回港避风! 2689

  9. 补钙还要锁钙,牛奶也有新“钙”念,优加益固牛奶联华首发 2115

  10. 酒吧停业后,老板去仓库清点库存,却发现3瓶洋酒不翼而飞…… 2076

关注我们

长按二维码关注青年时报微信

新闻热线:0571-28111111

征订热线:0571-85061999

浙ICP备0501502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