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幕下的杭州 | 车站调车员,像铁道游击队一样“挂在车上”编组列车

张鹏 胡峻玮 
2018-10-10 14:17 33174
要在地面与列车车厢间“跳上跳下”,对体力的要求很高;要全户外工作,很苦很累很危险,最怕冬夜下雨和结冰。

铁路是一个城市的主动脉,每天,无数的货物经它运进杭州,或者从杭州发往全国各地。

无论是刮风下雨还是白天黑夜,运货列车都会按时进入货运火车站,装上或卸下货物后再驶向下一个目的地。这也意味着,在货运火车站,24小时都需要有人值守,以及时装货、卸货,上海铁路局杭州直属站萧山站的张峰,便是这些人中的一员。

“十一”期间,记者走进货运火车站,一起感受了调车员的夜晚。

17:00

上班前先打一套太极拳锻炼身体

“这个工作对体力的要求很高”

萧山站远不如城站、杭州东站那么为人熟知。这是一个货运火车站,紧挨萧山货场,每天无数的货物从这里装车、卸车。

张峰今年45岁,是萧山站调车组的调车长。目前,萧山站共有4个调车班组,正常情况下每班4人,做二休二,白班晚班轮流上岗。“无论白班、晚班,都是12小时工作制。一个月,我们需要上大约7个晚班,一年是80~90个晚班的样子。”张峰说。


张峰沿着货运站内的铁路行走

张峰是萧山城厢人,40多岁的他已经在铁路上干了26年,算得上是一位老员工了。1992年,当时还不到20岁的张峰便成为了一名货运列车的列检员。“当时我在杭州市区的车站上班,离家远,坐公交车要2个多小时,再加上做列检员很忙,几天才能回一次家,所以后来就决定回萧山。”

1997年,张峰来到当时的萧西站开始干调车工作。

调车班的晚班,一般是从前一天下午5点30分上到第二天早上7点30分。离上班还有半个小时,张峰开始了晚班前的准备活动——打太极拳。

“我们这个工作,经常需要在地面与车厢之间‘跳上跳下’,还常常需要‘挂在车上’,所以对体力的要求还是很高的,几乎每位同事都有一些锻炼身体的方法,我比较喜欢打太极拳,每天都会打上20分钟。”张峰解释。


调车车头拉着货厢

19:30

像玩“贪吃蛇”一样编组列车

2小时要调动11条股道上的70多辆货车

晚上7点30分到第二天凌晨零点,一般是调车组最忙的时候。但有时,受到诸如火车晚点等诸多不可控因素影响,调车的时间也会推迟。这个晚上,就遇到了这样的情况,张峰和组员们只好先到休息室里,一边休息一边等待。

货物装卸,并不像很多人想的那样,火车到站后,直接将每节车厢的货物卸到站台上,再搬运到仓库、货车上。一般来说,一列货运列车由多种车厢组成,上面有众多不同的货物,比如集装箱车,运输钢铁等货物的敞车,运输化肥、棉花等货物的棚车,运送汽车等货物的特种车厢。如此多种类的货物,当然不能杂乱无章地直接堆卸在站台上。正规的做法是,货运列车到站后,火车头先离开,将所有货物留在铁轨股道上。然后,货运站用特制的火车头,根据货厢类型以及所装载货物的不同,将不同的货厢运到不同的股道,再装卸到不同的站台上。这样,货物就可以有序地进行运输、储存了。


张峰在电脑上上传当晚的调车数据

之后,还要将货厢按照发送站、到达站、编组计划等进行分门别类的调整。

调车员的工作简单地说,就是把车厢之间的钩子解开,把一节节车厢拆开,再重新组合连起来,就像玩“贪吃蛇”游戏一样。

张峰面前的桌上,摆着一张当晚的计划单,这是那天夜班的第一张。张峰说,根据经验,“十一”期间工作量会小一点,一般来说,一次夜班会有3张左右的计划单。计划单显示,这张单子的完成时间是当天晚上7点30分至9点30分,共有11条股道上的70多辆货车需要调动。


张峰在查看调车作业通知单

张峰指着墙上一张萧山站示意图说,“你看,现在这几条股道上还挂着‘红牌’,说明都正在进行装卸作业,所以今晚要迟一些才能开工。”

20:20

爬上车头抓着外侧扶栏探出身子

仔细查看火车行驶时的状况

随着装卸作业陆续完成,调车组开始工作。调度组有两位调车长,张峰是其中一位,主要负责现场调车的指挥,另一位调车长则负责本务机的摘挂作业,其他三位成员则是连接员、制动员以及一名实习生。

在调车室门口的走廊上,队员们排成一排,张峰开始布置工作,以及需要注意的事项。随后,大家分头前往各自的岗位。


张峰在作业前给调车班开会

张峰走在站台上,旁边是七八节货厢,以集装箱居多,随身的对讲机不时传来简短又急促的话语,“一号准备就绪、二号准备就绪……”

很快,一节特制的调车车头驶来,缓缓靠近货厢,随着“嘭”地一声响,车头与车厢连接在了一起。

张峰沿着900多米长的股道走了一个来回,检查车厢的状况,随后,他爬上车头,抓着外侧的扶栏,半个身子探出去,在列车向前行驶的过程中,仔细查看火车行驶时的状况,在火车隆隆的轰鸣中,隐隐还能听到张峰时不时对着对讲机说,“十车、五车、三车、一车,减速、停车。”


货车前进过程中,张峰在向后查看情况

几分钟后,火车沿着股道行驶到旁边货台边的股道,又连接上这里的几节车厢,向下一条股道驶去。

22:30

全户外工作 饱尝严寒酷暑

最怕的是冬夜下雨和结冰

10月初的夜晚,风已经有些凉了,不过张峰说,这个季节对于他们这个工作来说是最好的季节,“对于我们来说,刚刚过去的夏季和即将到来的冬季,才是最难熬的。”

调车是全户外作业,夏天白天特别难熬,室外35℃,刚到高温线,对于杭州的夏天来说不算很热,但是车厢铁皮在阳光下晒上几个小时后,温度超过60℃,即便戴上厚手套,依然烫手。


张峰注视着两节货箱连接的过程

冬天的夜晚同样非常辛苦,“最怕的是这个时候下雨。杭州的冬天本来就阴冷,下了雨,穿多少棉衣都抵挡不住那个冷。”张峰说,他们怕的还有结冰,因为调车员要在寒风中双手紧握着车厢外侧的扶梯观察周边的情况,如果此时扶梯结冰,无疑会增加工作中的危险系数。

01:30

趁下一张单子还没过来休息一下

清汤面条就是最美味的夜宵

又完成了一张计划单后,调车组成员回到调车室,趁着下一张单子还没发过来的空隙休息一下,吃一点夜宵。调车室里的一台微波炉和一台电饭煲,就是他们烧饭的工具。当然,这样也不太可能烧出种类繁多的夜宵,饿了他们一般会选择煮些东西吃。

这天晚上,他们烧了一锅面条,每人分上一碗,美美地吃了起来。

虽然面条里没什么肉,但对于刚在秋夜里吹了几小时凉风的调车员来说,已是不可多得的美味。

一边吃,大伙一边聊着家常,张峰则坐到边上,和新来的实习生细说当晚工作的一些细节和需要提高的地方。

07:30

一晚上爬上爬下上百回

休息日能陪家人游玩的时间也不多

当清晨的阳光洒满整个萧山站时,张峰的这个调车组已完成了2张计划单,这也意味着,他一个晚上,在地面与车厢之间爬上爬下了上百回,沿着铁轨来回走了近10公里。


张峰在货车上检查

连续上了一个白班和一个夜班,接下来的两天,张峰都是休息日,记者问他有没有计划这个“十一”和家人一起出去转转。他摇摇头:“经过这样一个夜班,很多人回家都是倒头就睡,等睡醒一般也是下午或傍晚了。睡了一个白天,晚上也就不怎么困了,睡得也会比较晚。可能第二个休息日要到中午才会起来,这样一来,也就剩下半天了,所以应该也不会出去玩了。”

休息的时候,张峰会打打太极拳或出去跑跑步,“长期处于这样的工作、作息状态,对身体免疫会造成伤害。我们现在也不年轻了,锻炼还是很必要的。”

●他说

调车员是一个危险系数颇高的工作,这既与工作本身有关,也和一些外部因素有关,是铁路系统中最苦最累最危险的工种之一。火车不等人,别说是普通的刮风下雨,严寒酷暑,即便是台风天,我们也要到岗工作,几乎可以称得上是全天候上岗。

调车员工作时,很多时候是抓着车厢外部的扶梯“挂在车上”,身体稍有些不舒服,手稍微有些冻僵,没抓住从车上摔下来,就有可能造成重伤。


张峰在通过对讲机布置工作

不过相较于工作本身的危险性,更让我们感到无奈的是,一些不太守规矩的司机,给我们的工作造成人为的危险。

萧山站是一个货运站,来这里的车辆基本都是送货和拉货的车。我们工作时,会在即将有火车通过的铁道口系上警戒绳,以免有货车闯入,以前警戒绳是直接系在两根杆子之间的,但总有些货车司机为了抄近道,解下警戒绳横穿股道。

调车过程中的火车开得都很慢,但毕竟拉着几节、十几节车厢,刹车距离很长。有时火车刚转过弯来,却发现有货车正在闯铁路,来不及刹车。而一旦火车撞上货车,调车员很有可能会被直接甩下车。为了避免这种情况的出现,现在,警戒绳的两头都被用锁锁在了杆子上,我们真心希望货车司机可以遵守交通规则,切莫冒险。

尽管调车工作“脏、累、苦、险”,但大家始终保持着乐观的态度。工作环境的艰苦,我们早已习惯了,这种“习惯”的背后,是大家对工作的执着与担当。快速编组列车,加快车辆周转,确保线路畅通,是我们最大的心愿。

编辑:蔡霞 来源:浙青网-青年时报

网友互动

评论: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加载更多

推荐阅读

最新热点 一周热点 一月热点
  1. 【青年时报特刊】改革开放40年取得的成就,离不开一代代年轻人的接力奋斗,强国一代创未来! 10309

  2. 《天天向上》后汪涵欧弟再合体!两兄弟有可能给孩子订“娃娃亲”? 6844

  3. 再见了近江海鲜城!半年后西湖边见! 6621

  4. 童瑶为角色毅然剪掉长发,透露《大江大河》“虐心戏”来袭 6491

  5. 刘涛亮相杭州大厦!分享甜蜜日常,助力萧邦精品店的焕新开幕! 5610

  6. 蘑菇租房联合蚂蚁金服在杭州举行长租公寓CEO峰会 5422

  7. “网红”游戏背后暗藏玄机,杭州警方破获上百起网络赌博案件 5393

  8. 男子刚出狱又重操旧业,短短11天内盗窃电瓶20余组被刑拘 5391

  9. 杭州一男子醉酒后撬开了5家店铺,只为搞破坏…… 5380

  10. 两位老人火车站想要改签车票,一男子“热心”帮忙退票后卷钱消失 5318

关注我们

长按二维码关注青年时报微信

新闻热线:0571-28111111

征订热线:0571-85061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