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离最后一次“大手术”已过去27年,“体检”报告显示,1000多岁的六和塔很健康

周淳淳 
2018-09-12 09:07 3188
六和塔,矗立于钱塘江畔月轮山上,据守杭州的南大门已有千余年,不仅是杭州西湖景区的重要组成部分,更是这座城市的一个显著地标。而正因为显眼与“身份地位”,史上,六和塔曾多次遭遇劫难,被彻底重建过,也经历过十数次大修。
1949年后,六和塔历经的大规模维修有4次,其中1991年规模最大。当年的大修由清华大学建筑学院教授郭黛姮主持,调整了塔顶屋面坡度,加以钢结构支撑,更换了1万多张屋瓦,并在塔身添了一整张“防雷网”。
2013年,六和塔又迎来大规模保养性维护,装上了“动态心电图”。监测显示,1991年大修后,六和塔一直很“健康”。
近日,郭黛姮教授再度来杭,下飞机后第一站不是酒店,而是直奔六和塔——这是自六和塔那次大修后,郭教授首次回到杭州,因惦念这位“老友”,特来看看它的近况。

1000多岁的六和塔曾多次遭难

六和塔初建于北宋开宝三年(公元970年),是一座八面九级楼阁式砖塔,外形雍容大度,气宇不凡。《咸淳临安志》卷八十二记载,“塔高九级,五十余丈,内藏佛舍利,或时光明焕发,大江中舟人瞻见之”。

六和塔

六和塔是砖筒体加木檐廊结构建造,从外自内由外墙、回廊、内墙和塔心室四部分组成,层层回廊上有开窗,文人墨客可登塔远眺。
在这种结构的塔发明出来前,塔以实心居多,不可供人登高,六和塔的“邻居”——白塔公园里的白塔就是如此。
史料显示,六和塔建造当时,杭州是吴越政权的首都,据传钱塘江潮为害一方,令统治者钱弘俶极为头痛,于是在两位高僧延寿、赞宁的建议下,造塔“镇压”江潮。动工第二年,塔侧开建开化寺,这秉承于中国早期寺庙建筑的风格,先有塔,后有寺,寺之建筑皆以塔为中心而建,可惜开化寺如今已不复存在。
北宋末年,杭州兵灾不断,六和塔也没幸免,宣和三年(1121年)毁于兵火,几乎片瓦无存。
南宋定都杭州后,钱塘江潮始终是统治者心头大患,看见百姓生活受扰,高宗赵构于绍兴二十二年(1152年)下旨重建,前后历时十余年。新塔规模比原来小,质量却更胜一筹,在当时无论规制、造型还是功能皆首屈一指。
时隔27年,郭黛姮教授再度来杭后第一站,就是到六和塔看这位“老友”的近况。
如今的六和塔,依然保存着南宋时期的砖构塔身,但塔的木构外檐就没有这么幸运了,可谓多灾多难,屡建屡废。
直到清光绪二十五年(1899年),杭州人朱智捐资修筑钱塘江堤坝时,一并重修六和塔,在当时尚存的砖结构塔身外添筑了13层木结构外檐廊,其中偶数六层封闭,奇数七层分别与塔身相通。塔芯里面,则以螺旋式阶梯从底层盘旋直达顶层,全塔形成“七明六暗”格局。
经过这次修缮,六和塔的形状基本定型。据史料记载,朱智重修六和塔,工程浩大、艰巨,仅搭设施工的脚手架就花了3年时间。

最后一次大修前发现棘手问题

1961年3月,六和塔被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1949年以来,六和塔也经过多次维修,其中规模较大的有4次。
1953年,因砖塔顶层屋面漏水严重,进行了一次大修;1957年在塔顶安装了避雷针;1971年,维修解决了木结构霉烂、白蚁危害等问题,并加设铁栏杆,将部分木窗台板改为钢筋混凝土结构。

望板上刷桐油。

1991年的这次维修,交到郭教授手中的六和塔,总高59.89米,塔内伤痕累累:木结构损坏严重,柱子有侧弯现象,危害较大的是漏水引起的屋面木基层、木柱腐烂。另外,还存在楼袱横纹受压局部变形、楼板腐朽、地坪砖破损等问题。
因为问题棘手,此次大修请来了清华大学建筑学院的专家组,郭黛姮教授为总舵手,主持修复。
怎么修,成了当时讨论焦点中的焦点。同一时间段,全国也有不少文物建筑在修缮中,当时有一股风气,就是整旧如新,把文物建筑中有破损的、有不好的统统换成新的,但郭教授对此不认同。
当时,浙江省文保部门出了一个六和塔修复方案:把塔一层层拆下来,大修。
郭教授投了反对票。作为著名建筑历史学家梁思成的关门弟子,郭教授说,老师毕生致力于中国古代建筑的研究和保护,他曾说过,对待古建筑保护就是要整旧如旧,“让古建筑面目一新,绝不是我们修古建筑的目的。”

工人们在做顶层施工。

郭教授还搬来国际上最前沿推崇的古建筑修复方式。她说,大约是1982年,清华大学有个小组专门学习如何修复古建筑,为了学习当代最新的保护古建筑手法,便成立了一个专业,叫文物建筑保护专业,请来了英国教授讲课,教授带来了国际领域最先进的修复理念《威尼斯宪章》。
《威尼斯宪章》是保护文物建筑及历史地段的国际原则,它肯定了历史文物建筑的重要价值和作用,要求必须利用一切科学技术保护与修复文物建筑。强调修复是一种高度专门化的技术,必须尊重原始资料和确凿的文献,决不能有丝毫臆测。
文物修复的目的,是为了保护和再现历史文物建筑的审美和价值,强调对历史文物建筑的一切保护、修复和发掘工作,都要有准确的记录、插图和照片。

在铺设屋顶望板时细节上使用了叠压法。

“英国教授同时表示,国际上的最新理念是,修补建筑要保留它的原装,尽量不要破坏它的状况。他还举了古希腊古罗马一些文物修复失败的反面例子,强调古建筑修复就该保持原貌。”郭教授说。
在郭教授和其他几位专家的坚持下,六和塔成为我国最早一座按照国际标准《威尼斯宪章》修的古塔。

但凡能留的都要留下

每条梁每扇窗每面墙都做好去留标记 “只有实在不行了才做替换”。
但凡能留的,都要留下。在这个理念下,六和塔1991年大修正式启幕。
专家们在塔内进行了详细勘察,每一条梁、一扇窗、一面墙……都细细查看,做好去留标记。
“留的东西,我们都归好类,比如砖塔芯是万万要保留的,南宋时期保存还完好;每一层的木头地板是清代的,只有实在不行了才做替换。每一层的细微末节都做了记录。”
郭教授回忆,当时最突出的问题就是塔身里每一层的梁脱出,为了不拆下来大修,大家绞尽脑汁想最稳健的办法。

六和塔施工局部图

经再三研究,最后决定上钢箍子。在塔的上半部以8道钢箍箍紧,通过螺栓、钢板等连接件与梁尾相连系,阻止梁向外散脱,解决了梁拔出的问题。
打这种箍精,细度要求也很高,每层都不一样大,要逐一推测,增加滑动的接头,给热胀冷缩留出空间,更不能暴露在外,也不能随意到处打。
为了美观,要打在大家看不见的地方,所以室内就打进了暗层,室外就藏在屋檐底下。在这样的精心布置下,即便如今登塔细观,也是瞧不见一个箍子的。
一个问题解决了,专家组又发现另一个问题:外廊这一圈檐柱出现了长短不一,有高有低。麻烦来了,柱子一换等于又要大动干戈,大家再度研究,最后决定在暗层里加钢管支撑,让钢柱子与原来的木柱子结合受力,而钢结构稳定,能最大程度缓解滑脱的危机。
“每根钢柱子加多长,还需要经过精确测量。”说到这里,郭教授想起一件事,修复当年那个春节,她连日审查修复图纸,怎么测算都觉得有个钢柱子的测量数据不对,考虑到节后就要开工修复了,她怎么也坐不住,正月初三就买了一张机票直奔杭州。

1991年六和塔大修专家们集合合影留念 中间黄衬衣戴眼镜的便是郭教授

春节时的六和塔空无一人,门卫看见郭教授吓了一跳。说明来意,郭教授进塔开工。“我那会儿50多岁,体力还行,但钢柱子都在暗层,我每查看一个,就要掀开明层的楼板下去量尺寸,爬了一层又一层,敲定好几个不确定的数据,等弄完出来天都黑了。”
郭教授说,杭州的冬天冷得人瑟瑟发抖,回到宾馆捂了两床被子好半天才回过神来。
此次大修,对于塔心室地面,碎裂最严重的一批砖块和混凝土砖块才做了同材料替换。楼梯上的地砖也得到极大的保留,有细小裂缝都未更替。

塔内第三层地板修补

“古时候造一座塔是很大的工程,所有砖块都要提前一年做准备,足足风干一年才开始烧制,所以质量只会比现代的还要好。”郭教授追求细微末节都要修旧如旧。

江南多雨怎样避免木头腐烂? 用叠压法

因地制宜,结合杭州特有的地理特性修缮六和塔,也是1991年这次大修的一个亮点。
江南气候潮湿,六和塔朝山的一侧腐朽得厉害,屋面漏雨严重,揭瓦一看,里面的木头已溃烂至粉末状,所以要全部重修:清除朽烂的椽子,更换全部的望板及部分瓦件。

塔顶塔利下细部

考虑到木头腐烂得如此严重,郭教授专门请教了杭州考古所的专家,发现沿用北方修塔,在屋面望板上铺泥再放瓦的做法行不通。
“在杭州,必须要考虑到通风,屋面表面我们做了大量的防水处理,木头本身也做了防水处理。”郭教授回忆,当时施工队里都是江南的能工巧匠,他们尽心尽力,提出了很多好的意见。
所以修复屋顶时,在塔八边形的屋顶上,在椽子上面铺的望板就用了别具一格的做法:层层叠压,就好像老底子的瓦片屋顶一样,层层阶梯往下,这样,下雨后水就可顺阶梯往下走,不会渗进缝里。这种叠压法铺设望板,郭教授也是首次遇到。

顶层盖瓦

糟朽的墙板上,除了挖补更换外,还用了防水油膏嵌填渗水缝隙,以防墙板被水浸泡。“油膏也是施工队老师傅的建议。油漆是化工材料,不能用,但油膏特别适宜江南古建筑的涂抹,透气性非常好。”郭教授说,外檐廊被虫蛀的木地板,无论新旧,还用氯丹乳剂喷涂,防止虫害。
在这些问题都妥善处理后,如何安置避雷网防雷,成了一项重点工作。
“文物建筑防雷是至关重要的一个问题,明十三陵就发生过,之后所有文物建筑都很重视避雷工作。”郭教授说,北方建筑,避雷主要集中在屋顶处,但杭州的雷与众不同,说是横着来,所以一根引线不行,横雷来袭时,必须有一张全方位的避雷网做保护罩。
经过一番周折,请工程师沿着屋面的瓦上面装了一圈避雷线,通过柱子引到地下,同时室内、室外设置两套消火栓作为消防手段,留出消防通道。

顶层施工情况

2013年六和塔背上“动态心电图”

27年过去了,大修后的六和塔“身体”如何?
杭州西湖世界文化遗产监测管理中心主任杨小茹说,2013年5月2日,六和塔主体曾封闭保养343天。除了解决瓦片更换和防雷设施老化调整的问题外,最主要的是嫁接现代科技手段,让六和塔背上“动态心电图”。
“相当于在它身上安装了很多的体检设备,比如,在塔身安装了133个感应器,测试结构的稳定性,风对它的位移影响以及温湿度等。”
133个感应器定点观测,形成一个六和塔的三维图,在机房中实时显现,只要看三维图哪个点的颜色有变化,就能知道对应的地方是否正常。
与此同时,六和塔周边还选出了三个点作为仪器观测点,在塔身外檐安装了棱镜,和仪器设备的配合,利用光线的偏移,来观测六和塔的塔身变化。
如此针对六和塔的体检,一年开展两次。
“总体来说,观测到的变化微乎其微。”杨主任说,纵观几年下来的体检报告,六和塔目前非常健康。

郭教授说,下回来杭州还要再来看六和塔。

杨主任表示,杭州对历史建筑保护的重视在六和塔身上就可显现,用这样一种现代科技技术手段,来全方位观测塔的结构稳定性和变化,六和塔绝对是全省首例,目前保俶塔身上也安装了同款棱镜,用于监测。
“六和塔不仅仅是文物建筑这么简单,它是一个年代的流传、历史信息的载体,载体包含了它所历经的千万事儿,这些都是值得保留和珍藏的。”
郭教授说,下回来杭州还要再来看六和塔,来一回看一回……
编辑:王悦丰 来源:浙青网-青年时报

网友互动

评论: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加载更多

推荐阅读

最新热点 一周热点 一月热点
  1. 高速交警开出24分罚单 车主到底犯了啥事儿? 5374

  2. 下周杭州阴冷继续,“小雪”来了,冬天还会远吗? 5115

关注我们

长按二维码关注青年时报微信

新闻热线:0571-28111111

征订热线:0571-85061999